西甲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159章-未雨绸缪

2020-01-14 12:0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159章 未雨绸缪

戴安贤看着陈德在思考,他在等年轻东家的决断,心里有些期待。

陈德理清了思路,对自己的二掌柜说道:“戴掌柜说得很好,这些生意我们该接,而且要做得漂亮,这样我们就可以接着做这样的生意,就有更多的灵石赚。”

戴安贤听到陈德如此回答,放心了一半。

陈德接着说:“如果我们要接下这些生意,就要有在修真四艺上的大家坐镇。”

戴安贤听此言,基本上放心了:东家是很年轻,但是他却知道了德宝斋要做大生意的要点。

戴安贤试探着问道:“东家,你看我们接下去要如何做呢?”

陈德心想:店家要做大生意,就是要有在修真四艺上厉害的人,那就是要请人呗,只是要请这样的人养在德宝斋里,每个月的月俸可就不得了,而且戴安贤提到的那些生意,有时可能一个月一单也没有,那又该如何是好呢?先看看二掌柜有何办法吧。

陈德就转而把这个问题抛到戴安贤处,他问道:“戴掌柜,你看这方面该如何请人?”

戴安贤提出这个提议,自然是考虑过解决办法,他知道那些修真大商行里,专门雇请有各个行当的大师坐镇,以现在德宝斋的实力,雇请大师级的人物肯定是不行的,那就不如请些供奉吧。

想到这,他就说:“东家,不如我们请些人做德宝斋的供奉,就能解决好这些问题。”

“供奉?”听到这个词,陈德就感觉不好,因为“供奉”意味着地位很高,有些超然的味道,那样的话,在生意运作中就不好掌控、差遣。

而且请他们出动时往往是要起关键作用的,地位过于超然的话,陈德认为所起的作用会打折扣。

陈德脑子转动起来,搜肠刮肚地好容易才想到了另一个词,用作职位应该比“供奉”好得多。

“德宝斋现在请供奉,我认为还不到时候,不如我们另设一职位。”陈德没有直接否定“供奉”,他婉转地提出另一种职位的设置,他接着说道:

“我们把接这些生意时,为德宝斋把关的人称作鉴宝师,需要他们把关时就请他们出来,平日里无需在店中坐镇,只是定期给他们支付报酬即可,你看如何?”

戴安贤听了陈德的这番话,仔细一想,就觉得这年轻的东家果然不简单,他也猜测到陈德对于请“供奉”可能有所顾忌,对“鉴宝师”这样的职位设定,他也认为符合目前德宝斋的状况,就点头道:

“东家说的极有道理,老戴完全赞同。”

想到就做。当晚在芦兰居吃饭时,陈德就把这个想法提出来。

结果又是一片惊讶的面孔看着陈德,张之良就说了:“阿德你又搞些新名堂出来了!延请这样的人,可是开销不小的,刚开张的德宝斋能吃得消吗?”

陈德解释道:“并不是请他们每天坐镇店里,所以不用按月开支月俸,有需要时才请他们出来把关,按一定时间期限给他们支付薪金即可,这样一来有个缓冲期,德宝斋应该能负担起来。”

顿一下,看一眼大家若有所悟的表情,陈德接着说:

“德宝斋如要壮大,赚到更多的灵石,一定要在修真四艺上都有能者、大家坐镇。现在生意未做开、财力微薄,尚不能请他们到店里坐镇,但是如果现在不着手接触、留意、延请这方面的能者,到真正需要的时候就会措手不及、两眼一抹黑,影响大生意。就算是现在就开始未雨绸缪把!”

二哥张之栋看着这个和弟弟同年的少年,惊讶地说道:“阿德,德宝斋刚开张你就想到以后了,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一小半是我想的。”陈德答道:“是戴掌柜提出的提议,他在这行有几十年经验了,我想他的话自然有道理。”

张之良从来都是好友的死党,陈德的决断自然是鼎力支持,胆气豪壮的他就说道:“只要想办法让德宝斋越做越大,就能赚到更多的灵石,然后我和阿德,就可以成为东玄大陆的大修士!”

正做沉思状的陈德,忽听到好友这番豪气干云的言语,心中豪情也被点燃了:“财侣法地”,把“财”字弄得妥妥帖帖的,修炼起来那还不一马平川!?他精神一振,顿时英气勃发。

张庭远看着自己的三儿子、陈德都是一副英气勃发、豪情满怀的模样,他沉寂已久、淡漠的心,忽地像是亮起一丝火苗,照亮了暗淡已久的心田。

前段时间,他带着三个儿女,整日里就为填饱肚子发愁,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现在已经衣食无忧了,还有几十年的人生,难道就这样无所追求、碌碌无为地度过吗?

如果在德宝斋努力奋斗,它的生意红火了,阿德自然不会忘了阿良的,他俩的修士生涯将更加精彩,张家也就可以发展壮大,光耀门楣!那些叔伯兄弟做不到的,就可以在他们父子的手里达成啊!

想到这,豪情开始在张庭远的胸中茁壮蓬勃,对!

勤恳、努力、拼搏!

对父亲的气息比较敏感的张之良,忽然觉得身边的父亲有点不一样了,他的腰杆似乎挺得更直了,身体里透出一种坚定!

延请符箓、法阵方面的达者、大家,自然就由陈德自个负责了。

陈德给张之良下个任务就是,延请炼器的大师由他和墨兰纳雄负责。

陈德的意思是,一时间请不到没关系,只要一直保持关注,瞅准时机就可以延请到合适的人选。

第二天,陈德就到天璇长老处拜访。

可惜长老不在,洞府门口的道童,说是长老出去访友去了。

陈德自然还有人选,曲木元老。

到了元老处,老道士正好在,听了陈德的来意,他欣然应允。

连何时给他报酬、报酬是多少灵石,曲木元老连问都不问。

临走时,他反而提醒陈德:德宝斋须有自己专用的传声符,方便联络、传递消息。

陈德把这一条牢牢记住了。

至于天璇长老那里,只有等他老人家回来了再提,陈德估计问题不大。

原本极光小队里的陈菊香是天鼎宫的,要想延请丹药、灵草方面的大师可以通过她。

但是上次山都劲风要擒拿陈德的事发生之时,她和周极雄、卢晨光、姚宝山三人的表现已经寒了陈德的心,他不会主动与之发生联系。

毕竟是修真界的雏儿啊!陈德有些头疼,认识的人太少、人脉不足啊。

这时,他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爱笑女孩的面孔。

就是因他经常买清玉酿而变得熟悉些的方玉莹,她就是天鼎宫的修士,或许她能帮到自己。

随后,陈德想起另外一位美女,而且她在天鼎宫有很深的背*景,这位小美女就是蔡香君。

陈德知道自己需要和这两个小姑娘套近乎了,而且是必须的。

正好,陈德在突破到展窍境后,感觉在修炼净煞腾龙诀时,清玉酿的效果减弱许多,需要更高一级的灵酒,他就到回春殿来。

陈德推算得不错,今天正是方玉莹在回春殿当值。

看到陈德进来,小姑娘眼睛一亮。

她对这位经常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颇为幽默、有趣的师兄,印象颇深。

他她记忆里,他有一阵子没来买酒了,倒是有些辜负了他酒鬼的雅号。

陈德先是忙于创制符箭,在躲过山都劲风的捕杀后,又是忙于德宝斋的事情,故而好几个月没到回春殿来。

陈德望向方玉莹时,就看到小姑娘面带微笑正看着他。

陈德径直走向方玉莹。

他说道:“小仙子,我来买灵酒的,现在我喝清玉酿已经没啥感觉了,有比清玉酿更好的灵酒吗?”

在回春殿当值的一些小女修,看到顶着标志性乱头发的陈德出现,有的就围在一起,先用眼神示意他这边,然后低声地吃吃说笑。

毕竟有酒鬼雅号,而又凭此得到青铜贵宾符牌的、颇为有趣的小修确实不多。

“都和你说过了,不要叫我小仙子了!”方玉莹有些嗔怪地说道。

带着笑,她好听的、软糯的声音接着说道:“这样的灵酒定是有的,只是价钱可是更贵了,陈师兄真的想要么?”

“诶!是吗,是什么酒呢?”陈德问道。

“我们天鼎宫的钟鼎元老一脉出的天台百草酿,需要六颗灵石一两。”方玉莹答道。

“啊!”陈德小小吃了一惊,他惊讶地问道:“一斤酒比一颗聚真丹还贵十个灵石?”

陈德心里暗道:这可真是奢侈品啊!比丹药还贵!

小姑娘轻柔的声音说道:“钟鼎元老不管具体事务,他老人家有闲暇才酿制出来的,只有他才有这天台百草酿的配方。”

“嗯”陈德饶有兴趣地听着,他知道方玉莹颇为耐心和细心,他第一次买清玉酿时,她就仔细地给他讲解过。

有她这样的耐心、细心,而又巧笑嫣然的小姑娘在店里,生意恐怕会好很多吧?

想到这,陈德突然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

北京市西城区结核病防治所怎么样
武警安徽省总队医院怎么样
宁夏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陕西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清远男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