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战极通天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黑暗之道成

2020-01-26 07:5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极通天 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黑暗之道成

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黑暗之道成

“谁敢犯我神宙疆域”一声怒吼在鸿蒙中响起,戎守星炎关数千万代的叶天巍然立起,眸中星炎交织暴涌着通天战圣的愤怒,圣刀裹挟着大道、雄关的无边威势悍然斩出,早已超出鸿蒙圣者的极境,犹如整个神圣宇宙的擎天巨掌拍下,对来犯者只手镇压

混沌中没有回应,只有冰冷杀意裂入鸿蒙残忍杀来,一道散发着神圣气息的圣影此时近乎朽亡,显然在追杀下濒临死境,叶天怒极一刀悍然斩出与那冲入鸿蒙边疆的杀意激撞,那森然恐怖的紫影撕裂鸿蒙之势被圣刀碾得粉碎,冲势终于停滞露出一道半残身躯。

紫晶披风在身后猎猎彰显了主人的身份,身材修长的男子带着残忍的笑容直视星炎关上戎守者,在下一柄圣刀劈来之前拖着被斩裂半个身躯的圣体重新退入混沌中,任裹挟神圣宇宙之力的圣刀悍然冲入混沌掀起一场杀伐大浪,叶天知道对方已经逃离。

“紫霄妖侯”眸中闪耀寒芒,此时要关注的不只有这尊对手,就在鸿蒙另一侧,妖之宇宙边缘分明有一道身影冷然屹立,那犹如下达圣者屠杀令的目光汹涌层层煞气冲伐而来,叶天当然认识他,魇冥妖王在妖宙边缘蓄势待发,倘若先前有神圣宇宙真正强者出手他也必然出击拦截,避免紫霄妖侯遭受杀伐,正因为双方都清楚这一点才没有玄虚圣者现身,而是只令追杀者与戎守者一击对决。

“多谢相救。”一道圣影流星般跌撞入星炎关中,显出一道青年身形来,此时他身着水波湛蓝甲铠竟是差点跌倒,整个圣躯看似无恙实则正处于一种不断破灭崩溃,连同圣魂随时都要消亡的地步,他真的差点陨落了。

“在我神圣宇宙疆域,妖族断无猖獗之理。”叶天搀扶青年郑重道,此时青年重归宇宙,自身道力自然开始修复,已经脱离危险。

“神皇陛下,要小心妖族的计划开始了”青年却面色苍白眼神悸动:“妖族有计划地截杀,不断袭杀神、兽圣者,木塑圣者已被袭杀陨落”

当他说出这番话,传及的便不只是星炎关,而透过秩序之力令整个神圣宇宙所知。

“计划袭杀”叶天眸中陡然耀起寒芒,进入辉煌时代后六大宇宙长时间处于较平稳状态,虽然敌对圣者进入混沌后会彼此搏杀,但这是与目的性截杀是完全不同的大宇宙圣者虽有数万,但每一尊皆是栋梁,有能力进入混沌探索的更甚而眼下,至少有一尊圣者陨落,更多圣者正面临死亡威胁,正无疑是对整个神圣宇宙的挑衅

眼前这位圣者也是倚仗护身至宝方能在追杀之下穿过混沌,然而追杀他的紫霄妖侯实在太过可怕,实力直逼玄虚圣级,竟是直接追着救命圣力强势追杀了过来,差点将护身秘力都给杀崩瓦解,真要令他陨落

可以说,在这场追杀下他实乃九死一生,最终得救也并非依靠叶天那一刀,全应回归神圣宇宙,要是晚上一分将断无半点生机。而在此时的混沌中,有更多的圣者正面临如此危机,一场极大规模的狩猎正在展开

这可不只是涉及一尊圣者性命的问题,牵涉到数十数百尊圣者,涉及混沌中的重要据点,也涉及到整个神圣宇宙的尊严脸面

“可恨”叶天杀机凛冽,拳握之力惊得星炎关外鸿蒙扭曲断塌,妖族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若说因上次云钏妖王化身被灭而发怒未免显得太过激烈,毕竟从辉煌时代开始至今,妖王化身陨落事件可远不止一次,此时妖族摆出的阵仗却如真有妖王陨落一般

此时的他恨不得直接进入混沌,与那些截杀神圣的妖族血战,令这些猖獗的妖圣知晓神界傲骨,但他很清楚如今妖族已经展开一场极大规模有组织的袭杀,只怕每一尊妖圣的袭击都有专门推衍安排,要叶天自己进入混沌中哪里找得到他们只会沦为又一落入猎手视野的猎物而已。虽有满腔怒意此时也当克制,他清楚神圣宇宙绝不会坐视妖族猖獗,有了这个消息,反击将会极快展开

此时的他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也知磨刀不误砍柴工,因为此事而惶惶无措只会使妖族快,于是他依旧进行着宙伐城中的行走,所有参悟也如常,看不出半点变化。

整个神圣宇宙中也掀起一场波澜却很快平息,但叶天在所认识的瞳势南尊、禁箓匠等非战圣眼中都见到一股愤然与寒冷,显然计算他们无法进入混沌也必将为此震怒,每一尊圣者都在等待时机,不时望向圣域中心,神皇宫殿,等待着将这一股压抑发泄的命令下达。

星炎关上,有如持刀的叶天依旧释放出巍然战势,一双圣眸放出犹如利刃切割的目光穿过鸿蒙不断扫荡,似有无数虎狼正在混沌中觊觎窥探,他会让它们知道所有企图挑战神圣宇宙的行为都是自取灭亡

“你怒了。”幽静寒寂峡谷中的白兔忽然开口,眸子直勾勾盯着眼前青年炽烈的眼,一身兔毛微微炸起:“当真是恐怖怒气。”

“抱歉。”黑衣青年歉然将露出一丝的怒意彻底收敛,想不到这点眼神变化都被对方注意到,看似伏兔,实则眼观六路。

“一宙不见你强得可怕,想必已是去过那些地方了,而今连一丝怒容都令我难以直视。”白兔道:“在最终决战之后又有事引你发怒,这乱世真将到来”

叶天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小得可以趴上自己手掌的白兔,它竟在洞悉圣者领域伏于寕月谷中的它到底见到与听到了什么或许正是岁月沉淀令它看得比昔日达到神之尽头的自己都更深更远,于是他便仔细端详那血红眸子,对方不堪其扰,又一次把眼闭上了。

“你是来找黑暗的,那便且将怒意收收,把那太耀眼的光也收敛吧。”说了这一句后白兔就垂头不动,简直睡死一般,纯白的兔毛与周围寒冷太阴之地宛若融为一体,叶天将这懒兔从头到尾扫视了一遍遍,对方好像真的感受不到那能看得寻常圣兽都心颤的目光,陷入了完全的沉寂中。

“那便听你一言。”说出这句话的叶天便在白兔对面盘坐闭眼,照耀寕月谷直映月乡的光芒收在了眸中,令不少想要瞻仰这位神圣威光的兽族大感惋惜。叶天盘坐不动,以冥想最基础地沟通着这寕月谷内以太阴呈现的浓郁黑暗元素,他感受到了黑暗潮汐的冲涌,正是静息月流,他也感知到一些携着极纯粹黑暗的点时而静止时而跳跃,正是月静兔,作为生命的它们携带的黑暗元素能与真正黑暗一族相提并论,这等生灵奇迹便是至尊兽族倚仗称霸的天赋。

霸道炽烈的气息收敛了,盘坐在此的叶天犹如化作一座雕像,寒意侵入体内为他披上一层霜雪的外衣,均匀的呼吸变得愈发缓慢,并不断趋于静止,不知究竟是太过寒冷,还是月静兔族的静止秘力在此逞强,叶天的本源意志屹立在星与火的灿烂之中,光明之道将无限的耀目辉洒,他站在光明的边缘眺望,正是无限的黑暗。

月静兔族圣地寕月谷在他眼中便有了另一幅模样,黑暗风暴汹涌在天地之间,一道道黑影犹如猎手正窥探着所有外来者,极高处是一颗吞噬所有光明的太阴以绝对高度的大道向下辐照,渐渐将他所处的光明都给侵蚀,在这时叶天觉得冷,没有色彩的寂静中生灵心寒。

这就是月与静月静兔族的本质便像是一片深邃黑暗海令窥探者不敢逾越,比起在混沌时代就称霸至今的玄龙、灵麒麟,这从灭族威胁中诞生的月静兔似乎天生就带有灾厄的恐怖,正因为如此它们显得愈发神秘,但在此时叶天发现了这至尊兽族与黑暗深渊若有若无的连接秘密。

“这就是黑暗之道”叶天目光坚定,走入自己根本看不透半分的黑暗之中

“久闻通天战圣威名,可否赏脸切磋一番”宙伐城上,一名形体如人,手持巨锤的圣者沉声邀战,叶天闭着眼似乎正聆听着眼前一方大界的波涛风声,忽有挑战者,他转身,未曾睁眼,未曾激发磅礴战意,只是抬起一只手。

“竟狂妄如此。”持着巨锤的圣者恼怒,它知道通天战圣厉害,但自己再怎么也是一尊鸿蒙圣者,难不成还不值他睁眼正视

一声暴喝,携着碎天之势的一锤轰来,闭着眼的叶天抬起手掌与之碰击,没有光耀被莫名吞噬,挑战者感受着那猛然轰入自己圣魂中的大道杀意心脉骤冷,却见到叶天手掌亦是被这一锤轰得血肉模糊,可叶天却依旧没有睁眼,立于原地不曾退半步。

“再接我一击。”圣者沉声开口,他也意识到叶天此时正在进行某种领悟,可圣者即便悟道也可继续战斗才对,这尊通天战圣的炽烈光辉何在

诸多圣者暗中注视下又一次碰撞产生,就在这时叶天猛然睁眼,双眸中竟汹涌着黑暗寒漠,一掌携着无边杀势凶寒,竟涌起一股最为深邃的黑暗波动。

圣魂之中,黑暗将光明吞噬了半境,而叶天立在这两界之间,光与暗两道在他注视下形成轮回,通天战圣无限光辉的圣魂中也终于产生了一处处神秘的阴影之地,就在星炎之上的那片黑暗中,叶天见到了一道身影,那样的深邃。

“你是”不由朝他走出,但当真正站在对方面前,叶天只见此影神秘一笑,便消失不见。

并未有多大惊讶,看那暗影消失,叶天只是沉默不语。

“你真的悟了”白兔并未睁眼,声音却充满讶然。

“悟了。”叶天睁眼,光芒重现,照耀寕月谷的灿烂中却多了一分寂然。

成圣后一宙七千五十九代,黑暗之道成

辽宁朝阳市四院怎么样
日照市中医院
沧州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三亚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南充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