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原罪未央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半染关情半染凉

2020-01-14 18:57: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罪未央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半染关情半染凉

这天界的第三天分为南北两极,就好像天堂与地狱的缩影,既有让你想要赖着不走的致命吸引力,又有超越噩梦的人人畏缩的理由,就是这样一处矛盾的地方,是被更加矛盾的阿扎里奥所管辖的领地。

有心无力的是我在成为天使之后,在这里扎根习惯了之后,我的性格似乎变得越来越冷面,思前想后,我觉得导致一切的根源不只是由于失去了我的家人,还有就是成天似有若无般粘着我的这个喜欢蓝调的矛盾综合体。

他“利用”我的盲目执迷愈发“风生水起”,连带着我本该朝着淑女方向成长的步调全部打乱,我不折不扣地变成了个缺乏情趣的“冰山女王”,而这台面上真正的君王则是神经大条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继续我行我素,不受拘束。

但我可没傻到不自量力,阿扎里奥他有这样的资本,我又怎会不知?

清晨黎明款款而舞,我条件反射的猛地从床上做起来,把外套披上,坐等再过三秒就会推开房门的一人一豹,却迟迟未来到。

这俩家伙从来没有这么慢过,也许是发现什么新的玩意儿了,再等等好了。

我抽了抽嘴角,自己被这想法吓一跳,开什么玩笑?我竟然为那俩不正经的家伙儿的迟到找理由?

我有这么希望他们来找我嘛?

我为自己的这种念头而深受打击,身边没了家人只剩自己却总想着对别人摇尾乞怜,我到底在想什么?

不是已经下定决心变得强大了吗?

我颤抖着缠抱住自己,将脑袋缩在膝盖与身体搭成的缝隙之间,我说过决不予许自己哭,所有的眼泪在那悲伤之地上已然全部埋葬,所以……不能哭!

经过了击搏挽裂的思想斗争,我穿上压在枕头底下的黑色连体装,也不梳头,推开门就朝着阿扎里奥的宫殿走去。

我很快就找到了他。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足以透视无机物的千里眼,而是因为这男人就在宫殿的大厅里。

迎接我的是男人和雪豹撅得高高的屁股,唇齿张合不定,我再一次被这一人一豹的举动给折服。

“你们俩……在干什么?”

阿扎里奥和布鲁斯闻声从地上转过身子。看到我的出现没有惊讶或是尴尬,而是在第一时间先摆出严酷的表情。

“怎么今天主动找我来了?是不是想听我唱歌了?”

“嗷……”

男人和雪豹掐准时机,心有灵犀地抬起手(爪)来,在下巴处摆了个八字形。

好吧,你们以为这样很有腔调。可我却只想笑。

“你们在干什么?”我还是觉得对于刚才他俩的行为不做任何表示是最合适不过了,既不伤他们的自尊,也不违背我的原则。

“额,有个家伙儿不给我面子,我正在修理他!”阿扎里奥耍酷地说道,布鲁斯则是在一旁点点头附和。

“谁啊?”我是发自内心地惊讶,“有谁敢惹你生气?”

“你懂的,作为一个声名显赫、大红大紫、如日中天的蓝调巨星,会遭到很多人妒忌的。”他跳到我面前,弄鬼妆幺地作出一副“天生我才遭人妒”的受害者表情。

我抛给他几个白眼。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故弄玄虚?

这男人木屐掉了一只,急忙地挡在我面前,明显是不想让我看到他身后的东西。

我不露声色地和他僵持着,站了几秒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向左边迈出一步来到他的身后。

“啊!”阿扎里奥抓着脑袋大叫,就好像被我欺负了似的,幸好我有提前捂住耳朵降低他的攻击力,因为这家伙儿就连尖叫都不忘在旋律中使用降三、降七和降五,就连一旁的布鲁斯也能及时配合着使用次属大小调七和弦和主调大小调七和弦来代替主调,但不管他们练习了多少次。总还是像个蓝调新手。

我看到在他身后的是个从未见过的机器——一个奇怪的桌子上立有一个盒子,并且和桌子中间有架空的部分,一边有垂着的针,一边还有貌似可以转动的轮盘。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不是鬼东西。你要改改自己的说话方式,不能看什么都以一种恶意的态度去看待。”

我不搭腔,看出这家伙不想告诉我,但我不是别人,可是阿苏,自然不会如他所愿。

“到底是什么?”

“缝纫机。”

“缝、纫机?”

“是的。这是人类为了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达成一项宏伟而雄壮的事业所创造的智慧的结晶。”

阿扎里奥说着,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块粉色的手帕,轻拭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花,一副为之感动的模样,就像是在看一出苦情戏,而布鲁斯也和他一样。

姑且不说这男人,作为一头雪豹,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我也真是无话可说了。

我挑着眉,也不急着拆他的台,抬声问他,“你说的事业是什么?”

“就是与恶势力的对抗!”一人一豹忽然眼睛闪烁着亮光,又变成钦佩的神情。

“嗷……”

我忍着头皮不被麻掉,眼角触到缝纫机桌台上散乱的布片,继续顺着他的回答提问,“恶势力是指什么?”

“就是这些布片!”俩人像是抓到罪犯似的,一手一爪指着那些可怜的遭受无须之祸的布片,对于它们平白无故被指作恶势力,我只能为它们感到惋惜。

我甩了他俩一脑门一个爆栗,“说白了,这就是做衣服的机器嘛!”

阿扎里奥和布鲁斯抱在一起,哀怨的眼神让我起鸡皮疙瘩。

我扶着额头,从杂乱的衣片中看到一件成形的衣衫,一愣,“这是……你每天送来的衣服原来都是你自己做的啊!”

“是咳咳……”阿扎里奥转眼间从悲伤中恢复了过来,他清清嗓子又开始摆严肃。

“你是天使吧!还是君王,想做衣服不是很容易?干嘛还要专门去找人类用的机器、这么费力麻烦地做?”

“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的才华,这样你就更加崇拜我了!哈哈哈哈……”阿扎里奥抬手又做了个八字形,而布鲁斯继续同步进行。

看到他们这样,我忍不住扬起嘴角。但不是嘲笑,也不是无奈,就是觉得心里面暖暖的。我拿起那件衣衫,这次他有听话。做的是一件黑色的衣裙,虽说我不喜欢穿裙子,但此刻我愿意穿穿试试。

我拿起那件裙子,刚想套在身上,却被这男人一把夺了过去。

“这是给我的吧!”

“是啊。但还没做完呢!”

“不是已经做好了吗?”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嘿嘿一笑,将裙子扔出一个华丽的弧度,接着布鲁斯一口咬住,我反倒更加不解。

给这头雪豹干嘛?

阿扎里奥手指一挥,露草色的光芒里飞出一根樱色的细长绣花针,然后就在下一秒,我眼睁睁地看着这头雪豹噙着那根绣花针以一种眼花缭乱的速度在那条黑色的裙子上绣出一朵朵大小不一、姿态各异的风信子。

我使劲儿吞了吞口水,连揉眼睛都给忘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头雪豹绣完,然后叼着那条裙子来到我面前。

我傻傻地接过去。看着这条已经完全变了样的华服,颤抖着久久难以平复。

见说花宇,别有凌烟,秀舞动天,珪月邀约疏狂伴,

纯黑的棉布裙子是俏皮的a字形,裙摆蓬蓬,从裙底开始绣有水蓝色的风信子,裙角最下端是张扬开放的完整的花,接着往上开始是四散的花瓣。一眼望去,就好像午夜忽有凉风拂过,成片的蓝色风信子纷飞飒舞,掀起了一个唯美的童话梦境。

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绣出这些精致图案的竟是布鲁斯!

这家伙儿是一头雪豹吧!应该是吧……

已经不止是绣工非凡了。就连品味也是超绝脱俗的!

手不禁握紧,发现自己不小心弄皱了这衣裙,我又连忙松开,心里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滋味。

原来他们每天送来的衣裙都是亲手做的啊……

我抬起手想要把衣裙套上,身子却忽然凝住了,眼睛触及到自己身上的夜行衣。脑海中那些樱色的泡泡瞬间晃眼破掉,我最终还是放弃了。

“谢谢你们,但是以后还是不要做了。”

阿扎里奥眼底有洞察的光芒闪逝,随即他和布鲁斯一起撅起嘴,“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台缝纫机的欸……”

“别用了,这样你不就有更多的时间创作新的蓝调曲子了吗?”

“你忍心吗……不让我们用这台缝纫机,我就不能做出衣服来,于是布鲁斯就没机会绣风信子,然后他就失去了给你每天送裙子的乐趣,那么他就会情绪低落,这样一来他就因为受打击而提不起创作的兴趣,便会失了灵感,失了灵感就无法和我一起创作出好的曲子,创作不出好的曲子就会让我们一蹶不振,如此一来我们就无法心有灵犀,不能心有灵犀就没法和声了,和声不了就无法做到完美的表演,然后我们的演唱会也就泡汤了,演唱会泡汤就不能给那些受刑的犯人带来欢乐,那么这些犯人就会因为刑罚太重又很无聊而心灰意冷,然后便会放弃苟且偷生的意念,选择咬舌自尽,结束自己悲惨的一生。他们这样凄惨地完结全都是因为——你不让我用缝纫机做衣服!”

“嗷!”

男人和雪豹抱在一起痛哭,无厘头的长篇大论最后终于艰难地指责到我的头上来。

我实在是惊讶地无言以对,不只是因为这男人能够气也不喘地九曲十八弯拐来拐去、生拉硬扯地造出他所谓的逻辑,最后拐到我身上,还因为这男人竟然能够找到这么一头雪豹,并且做到“狼狈”为奸,我觉得我的乐观精神已经被他们消磨殆尽了。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给我做衣服’这件事会导致‘犯人悲惨的人生’,你们俩想哭就去哭吧……我要去吃早饭了。”

“别生气嘛!”

我感到身子被一股力道钳制住,低头一看竟看到阿扎里奥和布鲁斯一人抱我一个大腿。

“这不正愉快地谈笑风生嘛!别破坏这么温馨的气氛啊!”

“哪里愉快地谈笑风生了!”我扭动着身子,想要一下子将他们甩出去,结果倒霉的是自己。

“嗷!”布鲁斯灵巧地一跃,将我接住。

“好了。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阿扎里奥站起身子,抚了抚额边飘逸的刘海,再次搬出严酷。

我肩膀一垂,放弃般的坐在布鲁斯的背上。任凭它背着我。

就是因为这俩家伙儿总是这个样子,把人快要弄疯下一秒又收手,我才无法真正讨厌他们。

****

“我不要!”坚决的吼声响透宫殿,尾音利落地到达第三天的各处。

北方正在受刑的犯人们闻声了然地发出叹息,她又被那家伙儿欺负了……

我每天早上都陪着阿扎里奥和布鲁斯去给犯人们开演唱会。自然已经成了熟面孔,可是最无可奈何的是我也成了大家一致同情的对象。

两腿快速地交替着,我在长廊里飞驰般行走,身后的两个身影却也不落后地死缠烂打。

“阿苏,你听话啦!”

“不要!”

“我第一次拜托你哎!”

“不要就不要!”

“那就不拜托,当命令好了!”阿扎里奥和布鲁斯泰然自若地追在我身后,我明明是狂奔,他们却明显是在散步。

“我才多大啊,你就让我当妈妈!还是一群男人的!”

“不是妈妈,就是管理他们。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男人,是花美男哦!收一群花美男当小弟不是很帅吗?而且还有保镖的功能呢!”

“我才不要!麻烦死了!”

“阿苏,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我敢……”这问题已经被他问烂了。

我身子一闪,大门一关,好不容易才躲进了房间里。还没喘够气,刚一转头就又对上这一人一豹。

“呼……呼……为什么要我来?”

“家人……你不想要吗?”

我一怔,就这么一句反问轻而易举地在瞬间平息我的呼吸紊乱。

“那,我试试吧。”我嘟着嘴,尝试着在他吊儿郎当的眼神里找寻刚才的认真。

****

花美男?

这就是他所说的花美男?

开什么玩笑啊!

“阿扎里奥!”我的怒吼声穿透他宫殿的墙壁,到达第三天的南北各处。甚至就连颗粒尘埃也为之瑟缩了一下。

受刑的犯人们闻声相视一笑,她又被那家伙儿激怒了……

我“砰”地一声推开大门,风尘仆仆地冲到阿扎里奥和布鲁斯的面前,却见这两家伙儿正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我熟知他俩惯用的伎俩,一手一个将他们分开。他们扭动着试图摆脱,结果口中的鸡腿掉在了地上。

我大怒,“可恶!我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披荆斩棘饱经风霜历经苦难千里迢迢度过山穷水尽经过凤凰涅磐就是为了找到你俩,结果你们竟然在这里吃鸡腿!”

“我饿了嘛!”

“嗷!”

我气得直打哆嗦。

“找我有事吗?或者,你也要吃一口吗?”

“花美男!”我大喝一声。口水变成雨水淅沥。

“我知道我长得挺美的,但也不用吼得这么大声啊……”

“嗷!”

我感到浑身无力,却死咬着不松开手,就怕这俩人,不,是一人一豹趁机逃走。

“你跟我说的那群花美男在哪儿?”

“我一大早就让他们在你房里了呀!”

“嗷!”

“那是花美男吗?明明是糟老头子啊!而且为什么是在我房里?应该等在外面吧!”想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一群老男人围观,我就感到心头泛起一丝凉意。

“哎呦,这些小事就别计较了嘛!女孩子就是这么容易大惊小怪……”他摇摇头,一副长辈看不惯晚辈的神态,把代沟表现得淋漓尽致。

“嗷!”布鲁斯跟着附和。

“你!”

“好了好了,赶紧回去吧!你不在,他们指定都乱成一锅粥了。”

“嗷!”

“你!”

“安啦,我请你吃鸡腿。”

“嗷!”

“嗷个屁!”我给他俩一人一个爆栗。

从此,就这么不负的,当然、是在阿扎里奥不负的情况下,我和一群画家老头结下了缘分。

****

“稍息。”

“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报数!”

“1!2!3!4!……”

这充满气势的规整声音虽然已经是长久练习出来的、非常难得,但我还是心怀怒气。

“拜托!为什么整理队形这种事儿要在我的宫殿大厅里进行啊?”

我看向一旁躺在沙发上的阿扎里奥,他枕着交叠的手臂,双腿随意地搭着,而布鲁斯则是趴在另一张长条沙发上,舒服地打了个哈欠。

“要不去你房间?我挺想念你那张床的。”

“别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好吗?你什么时候睡过我那张床了?”

“哎呦,这不是体现我们感情好吗?”

“我才不要!”

“大姐头,少了一个人。”有人忽然举手。

我看过去,是达芬奇。

“缺了谁?”

“文森特梵高。”

周遭瞬间一阵七嘴八舌,各种字眼都有,数“红头发疯子”的频率最多。

我厌恶地挑眉,然后用声音盖过一切,“好啊!臭小子,又是他!”

解散了那群老男人们,我摩拳擦掌,说话间就要离开去找他。

阿扎里奥闭着眼眸不说话,嘴角画起一涟碎云缓惊流、荒荒掩霄风的浅笑。(未完待续。)

赤峰市医院怎么样
公安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301NK生物免疫细胞
榆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三亚白癫风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