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终碑之界 第一九五章、梦众生

2020-01-14 10:1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碑之界 第一九五章、梦众生

四劈过后,微王回转成人形,瞪着戒备的眼睛,四下张望。他发现伊贝岚不见了踪影。从战斗开始,他就觉得伊贝岚忽隐忽现,飘忽不定,竟是难以察觉他的踪迹。真是怪事!一时无法想明白,他决定先劈死面前几位,伊贝岚若是敢出现,必杀之。

齐有道觉得仿佛有一层笼罩在灵魂之上的东西正在四分五裂,化为了纯碎的灵魂之力,融入到他的身体中,他的神识更加强大,他的眼前更加明朗,他的灵魂更加纯粹,他的感知更加灵敏。被微王一劈之后,反而更加精神了!生死剑凝聚而出,他再次一剑劈向了微王。

微王身形如电,绕过齐有道的劈砍,咔嚓一声劈在了他的身上。

神魂欲裂,齐有道刚要再吃几颗游魂真药,微王咔咔咔咔转眼间在他身上劈了十数次。齐有道扑通一声,躺在地上就没了动静。

叉牛想要救助早已是来不及,此刻见微王将注意力转到自己这边,深深觉得这次是找错人了,真该从弱到强开杀,不应该最开始就拔这棵实力强大的参天大树。

熊孩子见齐有道不省人事,心中隐隐作痛,想起以前凡生等人集体讲述的他和她的事情,方才彻底相信。夫君有难,焉能不救。她的眉宇间忽然现出一个像是烟火的印记,一道青色的火焰燃遍她的全身,速度陡然飙升到极致,刹那间一掌拍在了微王肩膀上。

微王的身子一歪,肩膀被拍的血肉横飞,现出一个大的豁口,胳膊不受控制的斜飞了出去。

正此时,叉牛浑身冒着红光,一拳照着微王的脑袋再次打来。与此同时,一只混沌大手从微王头dǐng探出,向着微王抓来。微王单手往前一伸,数道黑色的闪电从掌心劈出,咔嚓一声将叉牛劈出数十米远。然后他身子微微往右一闪,想要躲过那只大手,谁知肩膀一疼,伊贝岚现出身来,一只白嫩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如利剑一般刺入了微王的脑袋。

滚滚生之力浩荡,微王眼见脑袋不保,不由得大叫一声,身体爆裂开来,将伊贝岚崩飞到一边,然而那只混沌大手却猛地合拢,抖了几抖之后,死死抓住了微王爆裂的身体。

忧紫张嘴吐出数口鲜血,显然控制混沌大手让她受罪不xiǎo。

微王自爆不成,迅速凝聚身形,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一道道闪电从他身体中劈出,打在混沌手之上。

忧紫吐血不止,伊贝岚站起身来,将剩下的三颗游魂真药全部吞下,闪身来到微王面前,大手探出,穿透混沌手,插向微王的脑袋。这一过程中,她的手自然是饱经黑色闪电的劈打,外焦里嫩,险些糊个屁的了,但仰仗着距离短,速度快,终于在手掌化成灰之前,插到了微王的脑袋上。

相当于三个游魂一重境实力的生之力全部透发而出,瞬间在微王的脑袋里四散开来。微王就像是要消散了一般,伤口迅速扩张,身体快速分崩离析。然而他终究不会如此轻易死去,游魂三重境不是白説的。三个一重境的生之力无法对他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他的伤势迅速止住,然后身体又快速地复原。

“杀不死他了吗?”伊贝岚大声高叫道,不得不撤回手来,以他意行五重境的实力是不敢承受黑色闪电的劈砍的。

熊孩子一击得手,并未追击,而是步履踉跄的几步退到了齐有道身旁。躺在地上的齐有道听到声音,终于恢复了一丝神志,爬起身来,飞奔到混沌手前,双手探出,按在微王胸前,任凭黑色闪电不断劈打。“死寂!”

死寂,能够将死之力以及魂魄转化为虚无,是生死转化的另一种形式。微王的身体逐渐消失,化为虚无。他愤怒的大叫,黑色的闪电更加的剧烈。

齐有道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不断吞食游魂真药。以意行之境的实力是无法使出死寂这一消耗量极大的招式的,再加上要抵御黑色闪电的劈打,游魂真药消耗极大,如同吃糖豆一般,一个接一个。

片刻之间,齐有道此次从凡生那里拿来的两百颗游魂真药就用去了一百五十余颗。而此时,微王也仅剩了一缕黑色的烟气,飘飘荡荡,随时都会消散。

“齐有道!接受我最后的惩罚吧!鬼之霹雳!”咔嚓!一道至阴至黑的闪电劈打出来,刺穿了混沌手的包裹,劈打到齐有道的脸上。与此同时,黑色的烟气消散不见,微王终于被斩杀。

齐有道双腿一蹬,直直的躺在了地上。

一番恶斗,众人都已到极限,再待下去危险性极大!没有功夫搭理碗状大坑,伊贝岚喊了一声走!熊孩子背起齐有道,随着叉牛和忧紫飞身便走。

翻山越岭的狂奔了一昼夜,终于找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河谷。河谷边堆积着数块巨石,五人在那缝隙间暂住。

齐有道陷入昏迷不醒之中,虽然身上被劈打的伤势早已复原,但皮肤皱皱巴巴,一片片巴掌大的皮肤迅速干裂,脱落,像是脱了皮一般,露出的新皮也撑不过半顿饭的工夫便会干裂脱落。脱落的皮肤像是灰炭一般,触之即化为粉末。

“这也没变帅啊!如此蜕皮是为哪般!”叉牛仔细查看了齐有道的情况,认定他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不解的拽了几句文。恍惚之间,他觉得自己风流倜傥,站立在一群爱装的文人雅致的头dǐng,看世间谁最能拽,唯我帅哥叉牛!一群群女子为谁裸奔,叉牛也!

哈哈哈!想到得意处叉牛忍不住笑了起来。忧紫莫名其妙的看着叉牛,不理解他为什么在此刻还有笑的心情。

连日奔波,又有伤在身,四人都很是疲惫。同时他们对齐有道的情况都是无可奈何,好在都认为他没有生命危险,于是便各自找了个地方修养伤势。熊孩子自然是要抱着齐有道修养,以缓解心中难言的痛苦。

半个月后,伤势修养如初,四人在那场大战中皆是感悟颇深,境界精进了许多。齐有道也终于不再蜕皮了,若不是熊孩子照看,他都快被蜕下的皮埋起来了。他疲惫的睁开眼睛,心中充满感慨。

被微王临死劈中之后,他便陷入了一个纷繁复杂的梦中。先是被老虎咬死的猴子,被狮子要死的斑马,被鳄鱼咬死的牦牛,被驴踢死的老虎,等等各种野生动物残酷搏杀死亡的场景,之后,便是愤世嫉俗的年轻人被人杀死,年老体衰的老者碰瓷不成功死在当场,奸夫被正主发现活活打死,两伙男女老少群殴而死,之类的一些俗世的死亡,再之后,便是修行过的人们各种血腥残杀,有的为了别人,有的为了自己,有的为了正义,有的为了贪欲。他们大都在意行境界之下,死的也是有声有色。所有的死亡足有数万之多,都是临死前短暂的印记,有许多都是被人偷袭而死,死不瞑目。

野兽,众生,他们的死亡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中,齐有道并不了解,具体的时代无法确定,所处的地方也无法确定。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相同的只有临死前的惊恐。在这繁复的死亡面前,他的精神像是受到了洗礼,灵魂更加的通透,仿佛鼻子不通的时候忽然能够喘气不费劲一般,身体轻松了许多。同时他觉得自己的实力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达到了意行二重境。

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再加上熊孩子的醒悟,简直是双喜临门。叉牛等人也很高兴,纷纷表示庆贺,只是没有什么吃喝,更不可能乐呵,所以也就只能説几句表表心意了。

他们聚在一起,研究讨论当前的情况。伊贝岚不解的道:“以我们大战微王的情形,决定应该惊动了许多人,三大阎罗也应该有所感应,为何一个也没有出动?”

比较了解鬼界情况的忧紫道:“怕是他们有所顾虑或者是心中有鬼。”

叉牛愤愤然的盯着忧紫,质问道:“忧紫,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爹妈是谁?究竟有什么经历?我一直就觉得你心里有事?我虽然有些敌视你,但还是希望你能够投入爱的怀抱,咱们俩亲密无间的抱一抱!”

忧紫低头默然,没有搭理叉牛。

这让叉牛很恼怒。矮矬的时候説话美女不搭理也就罢了,説话不着调的时候美女不搭理也就罢了,身为一个高帅的代表,在发出正义的质问之后,竟然被无视,不被搭理。这还有天理吗?蛋!忧紫,你要是不説就给我滚!我们这不缺你这号人。你看看熊孩子,看看我,看看齐有道,哪个不是正经八百的来历,都是有一説一,有二説二。当然了谁都不二。你再看看你,你到底説过几句实话。你的实力为什么长得那么快?你爹妈是谁?有没有未婚夫?不会有孩子了吧?”

忧紫有些委屈的低着头,还是没有搭理叉牛。

熊孩子打抱不平道:“自从忧紫加入我们以来,从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谁没有秘密,忧紫既然想隐瞒,自然是有她的道理,何必过于强求。叉牛,你就没有秘密吗?”

叉牛愤愤然,很是坚定的道:“我就是没有秘密?有什么是你们随便问!”

伊贝岚道:“你有没有真正喜欢的女子?”

“我喜欢的女子多了去了,就是没有女子喜欢我。”叉牛颇有些失落的道。

“那你被女子拒绝的最丢人的是哪次,具体是什么情况?”

叉牛咬牙切齿的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关你什么事?现在説的是忧紫,不是我!”

深圳曙光医院网上挂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预约专家号
长春牛皮癣最好医院
南阳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