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幻梦少年行 第三十六章 无题

2019-11-19 11:5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幻梦少年行 第三十六章 无题

等王泽彻底消失在夜幕当中。赖三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难道自己真的像那个死算命说的,是天煞孤星?注定要一辈子孤独吗?他再次苦笑了一声,回头看了看疯狗,疯狗躺在地上,眼睛盲目的瞪着黑暗的夜空,空洞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的不甘。赖三走上前去帮疯狗闭上了眼睛,想了想自己已经多久没有杀人了,想了半天都没想出结果。

他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没有回头路了,他又抽出自己的匕首,面对上面的寒光,毫不犹豫的向自己左手臂上划了一刀,鲜血顺着手臂流了下来,他却坑都没有吭一声,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一般。

“废物,都他妈是废物!”在一所豪华住宅里,魏强气急败坏的摔打着东西。摔完东西还不解气,冲着站立两旁的小弟们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碍于魏强权势,小弟们敢怒不敢言,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他们真正的老大。大煞一看自己再不开口,在兄弟面前的威信就要一扫而光了,他适时地站了出来对魏强说道:“魏少,你跟他们置什么气啊,他们也不想的。”说着向小弟们挥了挥手,“你们还不下去。”

“是”众小弟应了一声,如释重担的走了出去。

待小弟们全部走完,大煞接着说:“这次主要是我们太大意了,没想到那杏还会功夫,连刀疤和、、、”说着他看了看躲在角落,手臂上缠着纱布的赖三接着说道:“赖三都斗不过他,我想我们有必要再调查调查,有句话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总还会有机会的,下次一定让他没有好果子吃。”

“是啊”脸上扑满粉的闵志明不怀好意的看了大煞一眼,细声细气的说道:“既然煞哥都打了包票下次一定弄死王泽,您就消消气吧。”

我什么时候打包票了?你个死人妖!大煞阴沉的看着闵志明,心中暗骂道。死人妖生孩子没屁眼。但是他这句诅咒注定是实现不了的,因为志明压根生不了孩子,并不是他那方面不行,而他根本就是个太监。不错,是太监,他不仅是个太监还是魏强的姘头!

没错0头。男人的姘头。这倒不是说魏强的性闰有问题,他照样每天晚上还去夜店寻花问柳。志明不过是魏强玩够女人后,图的新鲜罢了。

但是志明跟魏强可不一样,他是付出了真感情。他从型感觉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坚定的认为自己的灵魂是个女人。肯定是老天爷搞错了,投胎的时候投错了,变成了男人。他渴望成为女人,自宫并不是一时任性,确实深思熟路后的结果,因为他实在是受不了别人发现他偷穿女人内裤时候的异样眼神。他偷偷的在家里剪掉自己玩意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痛苦,反而感觉到了一丝快感。虽然残缺的身体并不能真正的成为女人。但是从那一刻起在精神上他完整了。

他爱上了魏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也许魏强是第一个对他感兴趣的人吧。他明白魏强对自己不过是图一时的新鲜。要想留在魏强的身边,他必须成为对魏强有用的人,那怕是利用

。他是个聪明的人,尝试过很多办法,抓仔人的胃;变得更像女人;或者学一两个新奇的招式。但统统没有用,只有智慧才是魏强所需要的。也是他所缺少的。于是凭借着一两次出色的计策,他以军师的身份留在了魏强的身边。…

此时魏强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他把目光看向了赖三,生性多疑的他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他试探的问道:“王泽果真就那么厉害?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魏强可是听大煞说过的,这个赖三看似是个无赖,年轻的时候可是当过特种兵的,身手自然了得。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魏强才想方设法的把他从监狱里弄了出来。

赖三低着头,似乎有些窘况,他努力的控制着表情,苦笑了一声,懊悔的说道:“他强不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大意了,下次一定不会了。”他表演的很成功,好似狂妄者自大后的自责。外人所不知道的是特种兵除了身体方面的训练,还有一门课程就是表演,为的是能够在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用得上。

赖三的表演魏强果然信了,但是他觉得还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赖三,于是威胁的口气说道:“你最好说的是真的,要不然你知道后果是什么,你要时刻记得,是谁把你从监狱里捞出来的,是谁给你妈妈垫的医药费。是我,我才是你主子。千万别做对不起我的事。要不然、、、哼,我听说你有个上大学的妹妹是吧,人长得还不错。”

赖三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握紧的拳头却表明了他的态度,拿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威胁他,魏强成功的触到了他的逆鳞。就在赖三就要暴起的时候,大煞及时站出来解围:“那当然了,魏少,我们拿你的钱当然为你办事啦,这你不必多心。”赖三在大煞身后偷瞧了一眼,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了。

“要是那样就最好,可惜啦”魏强想到了死去的疯狗,感叹的说道:“王泽没弄死,倒是把疯狗赔进去了,可惜啊,可惜。”在外人看来,还以为魏强是爱惜手下呢,其实他是可惜少了很多良家,疯狗为了巴结他,可没少干绑架良家少女的事情。

“唉!”志明突然想到了一条计谋,急切的说道:“疯狗死了,我们能不能利用一下、、、”

他还没说完,大煞就知道他出的是什么馊主意了,于是果断的打断了他,“不可能!道上的老规矩,帮会的兄弟死了就不能再进警察局的。不能让他们在黄泉路上都不安生,你最好断了这个念头!”大煞死死地盯着志明,大有再说这个办法。就把他大卸八块的架势。

赖皮脸色一白,他确实被大煞的气势吓到了。他干笑了一声,掩饰自己的恐惧,讪讪的说道:“嗨,不能就不能吧。您看您发这么大脾气至于吗。我不说了还不行嘛。”虽然志明脸上陪着笑,但是心里却记恨上了大煞,“女人”的心眼果然不大啊。

魏强小心的瞧了大煞一眼,心想果然父亲说的没错,这个大煞现在气势正盛,还不是能够得罪的时候。现在只能先利用着,想完他笑了一声,向着大煞说道:“煞哥说的对,道上的老规矩不能变。志明,下次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过过脑子,不要随便瞎说。”

魏强还是第一次用这么重的口气跟志明说话,志明脸上更白了一分,他想都是因为大煞,不免对大煞的仇恨又加重了一些。

落荒而逃的王泽终于逃回了家,黄波没有回家,可能是还在陪璐璐,他浑身无力的瘫在沙发上。突然想起了欧阳纯的,于是赶紧跟欧阳纯回了,免不了受了欧阳纯一番抱怨。挂了。他才感觉到一阵阵的后怕,他强迫自己冲了一个冷水澡,好让自己清醒清醒。冰凉的水冻得他直发抖,但是依然没有让他的脑袋安定下来。…

洗完澡,他把自己锁到房间里,用厚厚的被子捂住了脑袋。今天纷乱的情形又不由自主的涌入了他的脑海,他竟然见证了一起杀人案件。疯狗的脸不停的闪现在他的脑海,他不知道问什么。自己如此自责,是因为我不杀伯乐,伯乐却因我而死吗?那么我间接的也是凶手了。我杀了人?不!王泽不停的告诉自己,人不是自己杀的,是魏强派他来杀我的,他是魏强杀的,不是我杀的。

这天晚上王泽注定睡不踏实了,似睡非睡、似梦非梦之间他梦到了很多奇怪的景象,这些景象大多是模糊的,他却清楚记得每个景象里都有充满血的背景。房间的温度已经被王泽调的很高了,而且他还盖着厚厚的棉被,可依然止不住王泽的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在一间朴实的书房里,三角眼也在向老头汇报着情况,“就在我要出手的时候,那个人却把匕首捅向了他的同伴。虽然听不到他跟王泽说了什么,但是看神态,他们应该认识。老爷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老头停下了把玩扳指的动作,仔细的想了想然后说道:“现在什么都不要做,等这小子自己送上门来。你也不要太明目张胆的保护他,还是那句话,只要他生命不受威胁的情况下,你都不要出手。”

三角眼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心里却腹议道,您老嘴上说不要出手,要真的挨了打,你还不知道怎么处罚我呢。

“你先下去吧。”老头有些累了,揉了揉眼睛说道。

“嗯。”三角眼刚要出去,门口突然轻微的响了一下,“谁?”老头皱了皱眉头,这点声音对于他这种习武之人不可能听不到。他其实已经想到了是谁,除了他的女儿谁还有这么大的胆。

房外的人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来“爸,是我。”来人果然是老头的女儿叫王慧兰,她脸上丝毫没有被抓现行的尴尬和不安,好像她真的只是路过一般。王慧兰今年四十了,但是由于保养到位,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几岁而已。她淡笑了一声,平静的说道:“爸,该吃药了”好像为了验证她的话,她示意了一下她手中的一杯白开水和几粒药片。

“老爷子我先走了。”意识到自己再呆在这里有些不合适,三角眼欠了欠身子向门口走去,路过王慧兰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始终不敢看她的眼睛。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商量事情的时候,不要来书房,怎么每次都不听话呢!”老头话中带着威严,即使是对他最疼爱的女儿。

“爸,我还不是担心你的身体吗,我保证下次不会啦”

“这是你多少次保证了哎!、、、”

屋门关上,也关上了他们的谈话,走出房间的三角眼狠狠的叹了一口气。

大煞和赖三一同从魏强的房间走了出来,赖三什么话都没有说,向大煞点了点头,走在了前面

“喂!”大煞不知道为什么叫住赖三。

赖三停住了脚步,疑惑的看着大煞“怎么了。

“哦,没事了”大煞随意的摆了摆手,“替我跟咱妈问好。”

赖三想了想,笑了:“谢谢,老班长!”

看着赖三离去的背影,大煞苦笑了一声,想到,你曾经是我手下最出色的兵,这次不知道把你弄成监狱是对还是错,希望你不要怪我。哎!(未完待续)

兰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汕头包皮包茎的治疗

莒南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长春看银屑病医院

海南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宝宝发烧了怎么办如何退烧
小儿低烧怎么办
小儿感冒药
宝宝突然发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