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摘星 第二百零七章 拜月楼

2020-01-14 18:2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星 第二百零七章 拜月楼

三人见着李老如此狼狈,非但没有表现出丝毫关心,反而是极有默契地笑出了声,张衡见状也忍不住打趣道:“堂堂五品丹师李无名,居然炸炉了,就算您老知道我要来这里,也不必弄出这么大阵仗来欢迎我吧。”

李老狠狠剐了他一眼,心想这姓张的人都是一路货色,没大没小,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大概便是这个道理。

楚歌嘴角的笑容一闪即逝,自己可没这么大的胆子敢得罪他老人家,毕竟李老算是自己的半个师傅,以后还得在他手下学习炼丹呢。不过他倒也好奇,李老的技艺手法他可是见识过,别说是炸炉,便是连最基本剔除药根残物都可以做到几乎完美的地步,这究竟是炼制的什么丹药,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应。

“引雷丹,四品丹药,可惜只成了两颗。”

李老将手中那装着引雷丹的玉瓶放到了石桌上,!无!错!关于炸炉一事似乎终究有些挂不住脸面。堂堂五品丹师居然发生了这样的糗事,若真传了出去怕是要遭人笑话了。

因而,李老在向楚歌解释了药性以及服用方式后,他便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张衡看着楚歌,皱眉问道:“你体内的寒气明明已经极为厉害,如果再用此丹修炼雷霆之力,反倒是落了下乘,此事不妥。”

楚歌笑了笑,他自然担心张衡想的什么。修炼者的星元有属性之分,有的人猎取天地灵物于体内,有的感悟五行,还有的便是借助药物之力进以修炼。而引雷丹便是其中一种,此丹对于修炼雷霆之力的修炼者效用一丝极好。当然,所谓贪多嚼不烂。楚歌明白这个道理,况且就算他真有别的想法,难道天雷还比得上自己体内的万古寒气?

“山人自有妙用。”

楚歌向着李老逃去的方向告了一礼,便开始指导白莺控制帝火。凡事熟能生巧,这控火之术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此事虽然早就传了开,张衡也得到过确认。可真正见着那凶猛可怕的帝火被这位妖族公主掌握时,他也已然忍不住感叹,一个月的青云大会自己恐怕又要多一个强敌。

晚饭时,石桌上只有三菜一汤,竟无半点荤腥。陆司衣的厨艺自然是无可挑剔,可她既然领命负责殿下的衣食住行,这膳食一道上也算做得极有心思了,大鱼大肉对殿下的身体实在不好,当然。这也并不代表每天都要逼着她不准吃肉,至少关于师徒二人偷偷跑出去吃牛肉面时,陆司衣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许是吃惯了这样的清淡口味,师徒二人倒也没觉得什么,张衡提着筷子悬在了半空中,不过小菜豆腐、青椒豆尖,看上去实在没有多少食欲。最后他收回了筷子,淡漠地看着心满意足的两人。嘴角微抽着说道:“我今天正式成为了这里的学生,你们……难道就没打算好好庆祝一番?”

师徒二人相视一眼。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习惯了这种清淡生活,压根就没有想到这茬。

“面馆应该还没有关门,要不……”小姑娘看了眼前的豆腐汤,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瞥了楚歌一眼,要想出去吃点好的。可得先把陆司衣对付了才行。谁知,她话还没有说完,张衡便恼火道:“面面面……又是牛肉面,我现在听到这三个字就一点胃口都没有。”…

张衡四顾盼了盼,这才挑着眉尖说到:“你们知道拜月楼么?今晚。我请客!”

师徒二人相顾一视,看着此时拍着荷包满脸豪气的张衡,立即便嘿嘿笑着眼珠子直打转,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对付陆姨,惹来了今晚的东家一阵鄙视。

拜月楼位于书山东南方向,距天道学院不过两里地远,楼址也是处于这山顶上的闹世之中。因其装修华贵,食物珍馐绝美的缘故颇受学生们欢迎,当然受欢迎的原因也不止这一个。山顶里没有青楼那等蚀骨销魂地,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山规当前,饶是拜月楼的那位神秘幕后老板也不敢去触碰那等禁忌,但他却是从外界带了许多姿色妖娆的歌姬舞妓回来,虽只是些卖艺不卖身的平常女子,但那些在此地消遣的学生难免会趁着杯盏微摇、觥筹交错间揩揩油占占便宜什么的。

这个度把握得非常好,这些女子保持着底线,却也是放得开,不至于因为被占了便宜就要寻死觅活的。因而,那些家底殷实的所谓才子们都愿意来此消遣,这拜月楼的消费虽是极为昂贵,但生意却从未冷清过。

天宇学院里冷冷清清,师徒二人平常修炼都极为刻苦,就算偷闲也最多去百花巷里吃碗牛肉面,或者门外那个小摊上端碗凉粉回来,坐在石阶上傻呵呵地看着路上行人来来往往。他们本就少与书山之人打交道,如何又知晓这拜月楼的大名,否则,以楚歌的性格哪会带白莺来这种地方。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楚歌牵着白莺的小手,抬头看着这栋装饰华贵,却处处花花绿绿的古香大楼,不忍皱眉,心里亦是隐隐有些不好预感,这该不会真的是那种地方吧?而白莺则是显得自然许多,睁大着眼睛四处望着,满是好奇和淡淡的兴奋。

张衡看着这犹如土包子进城的师徒二人,不禁无奈,以你们两个的身份,就算是将这栋楼包了,又有哪个敢说声不是?

正想着,他便如往常般走到了门前,塞了一张银票在他手里后便让他领着自己去先前订好的房间。谁知那平日里贼眯眯的小子此时却连连将银票塞回了张衡手里,满脸为难。

“这是什么意思?”张衡微愣,旋即脸色沉了下来。

那小厮看了看里屋,慌忙摆手说道:“张少爷,今晚楼里被人包了,您……您那房间也不例外。”说到这,他的声音便越来越小,到最后竟如同蚊呓,心害怕得罪了这位年轻的公子哥,当然,包楼的那位也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人物。

张衡大怒,心道自己今天拍着胸脯说要请那师徒吃顿大餐,谁料想到,拜月楼被人包了,竟连自己提前订好的房间都没有放过,此事好生丢面子。他咬了咬牙,却不想对这无关人员发怒,但总归是要讨个说法。

“谁这么大的胆子,撒尿都撒到我头顶上了?”

张衡冷笑,迎客的小厮心里暗暗叫苦不已,却是不敢胡乱说话,只是微埋着脑袋大汗直冒。而正在此时,一名身着红裙轻纱的美丽女子却是含笑款款而来,向着三人微微一福之后,这才站往一侧,让开了主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位,我家公子有请。”

楚歌微愣之后,这才向前苦笑说道:“要不换一家吧,我真的只是想好好吃顿饭而已。”

“有我罩着你,怕个鸟!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脾气,连我订好的房间都敢占。”说到这,他才冷冷瞥了眼红衣女子,冷笑道:“素衣姑娘,你们拜月楼这店子当真是大啊,事先订好的雅间未经本人同意,还有转出去的道理么?”…

女子闻言只是微埋着脑袋保持谦恭,不开口反驳,张衡冷冷瞥了他一眼,这才负手抬头大步走进了拜月楼。楚歌牵着白莺苦笑着向那红衣女子告了声歉意之后,这才跟了进去。

拜月楼当真无愧书山第一楼的荣称,修得大气不说,这内里的装潢更是令人叹为观止,进门一张宽约三丈的赤红血顶地龙自门方绵延到内庭入口,而这段距离便是有百丈之长,而这大厅的范围便可想而知了,厅中有一假山庭院,水流经过山沟浅壑流淌至下方的清潭,一路叮咚,丝毫没有湍急嘈杂之意,反而多了几分闲适空灵。

大厅上有大量月光石雕琢而成的吊灯,下有水晶所铺的宽大舞台,墙上所挂字画皆出于名家大能之手,极品檀木桌椅无规则地安置于大厅各处,客人用餐之时皆有屏风半遮,台上美人长袖善舞,内里才人抚琴悠悠,这一幅景象当真是令人眼花缭乱,浑然忘记了这拜月楼说到底只是个吃饭的地方。

当然,这所谓穷奢欲极,豪华典雅不过是楚歌眼里看到的罢了,张衡与白莺二人只是表象得无比平静,似乎这拜月楼与那家小面馆并没有什么区别。注意到了这点,楚歌才不免脸颊微红,尴尬地咳了两声,无奈自己经过了那么多大场面,骨子里竟还是个屌丝。

一曲渐终,舞姬向着台下的观众妩媚一笑,微微屈身告了一礼之后,这次退至了幕后。这里的食客都是些读书人,先前不过借着雅兴吟了几首诗词,邀了几杯浊酒,见美人离去,都是颇有风度地起身淡笑着鼓了鼓掌。

掌声渐息,小厮入厅撤去了屏风,直到此时,那些年轻的学生才注意到了站在假山旁的三人。(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七章拜月楼。

第二百零七章拜月楼,:

北京三博脑科医院
天河区人民医院
最新癫痫病治疗方法
汕头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昆明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