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江山美人志 第二十节 折花

2020-01-14 12:2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二十节 折花

房门被轻轻掀了开来,一股熟悉清香随着微风带了进来,也许是看到无锋一个人站在窗前静思,刚刚踏进房门的少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离开,“明霞啊,怎么,才去洗了澡?她们几个呢?”无锋已经转过身来,望着对方淡淡微笑道。

“呃,殿下,她们几个想先出去散一会儿步,然后再洗澡,所以我就一个人先洗了。”也许房中有些幽暗加之又只有二人的原因,素来大方爽朗的顾明霞也一下子变得忸怩起来,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说起女儿家洗澡的事情,总觉得有些不大好意思,至于二人口中所说的她们,自然是指陪无锋一道南下的哈丽琴娜和和苏婕、陀姬几女。

“哦,把门掩上吧,我喜欢一个人独坐幽暗中,这样能够让我的心情安定许多。”无锋摆了摆手,是与对方把门关上,房中角落里的小鼎里驱虫香袅袅的散发着青烟,这里是无锋的临时书房,书房很简陋,背后一道小门就是无锋的临时卧房,珀斯城里现在大兴土木,许多原来的旧房都已经被拆毁重新修建,而无锋又一心要寻个安静去处,所以也就只能在这里将就了。

看见关上门的少女有些局促不安,无锋心中一动,目光灼灼的在少女身上逡巡着。缅地的气温明显比关西温暖许多,比起北方的捷洛克来那更是迥然各异。这里的秋天更像中原内地的夏末,多了几分闷热,少了许多凉爽。少女明显时才洗浴完毕,一件翠绿的紧身衣将胸前一对饱满的双丸毫无保留的勾勒出来,接着窗外尚未黑下来的天光,无锋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紧身衣内的黑色肚兜。少女大概是因为晚上不该她值班,所以也就没有按照惯例换上紧身胸围,腰下也是一条浅紫色宽松桶裤,脚下的薄底快靴也换成了一双家里休闲穿的绣花鞋。

似乎是感受到了在幽暗中有些灼热的目光,顾明霞心中一下子扑腾扑腾猛跳了起来,也顾不得有些失礼,红着脸说了一声:“殿下,那您一个人好生歇息吧,我不打扰您了,先出去了。”便欲转身出门离去。

看见撞上口来的猎物要飞,已经被勾起心火的无锋哪里会如此轻易让对方溜走,也许自己早该下手了,多拿下几个像对方这样的纯阴之躯,说不定能够使自己的三阳真力尽早得到突破,清了一下嗓子道:“明霞,不忙,过来坐坐,我也想找个人陪我聊聊天。”

心中一抖,顾明霞跟随无锋也有些日子了,虽然也曾经常和无锋谈笑说闹,但却从未单独和无锋呆在一起,尤其是像今天这种有些暧mei的环境中更是第一次,她有些犹疑,又有些兴奋,隐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份若有若无情意猛然间像发酵的酒一般散发出阵阵浓香。

没等犹豫不决的顾明霞作出反应,无锋早已上前两步,一把拉住顾明霞扭着衣角的双手,猛的一下子带了过来,顺着无锋坐在案桌后的雕花大椅一屁股坐在了无锋的大腿上。两处敏感之地一碰撞,无锋只觉得自己胸中那股子火焰呼的一声顿时在全身沸腾起来。

刚刚洗浴完毕的顾明霞下身只来得及穿了一条长裤,原本打算换上亵裤的她见到无锋房中没有灯光所以进来看一看,这一下子坐在了无锋大腿上,薄薄的绸裤如何能够遮挡住健美丰腴的臀肉带来的挤压感觉,身下男子那一团凸起就像一支尖锥一般刺在明霞臀缝间,惊得未经人道的少女下意识的一下子窜了起来,只不过又被无锋有力的大手带了回来,重新倒入无锋怀中。

无锋其实早就知道怀中的少女对自己已经有那么一丝情意,只不过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无锋一直没有正面给予对方以回应,少女幽怨的目光无数次的从无锋身上掠过,让无锋有些惭愧的同时也有些沾沾自喜。上一次花水峪之行无锋偷窥得逞之后便有心要摘了这朵正值怒放的花儿,只是随之而来频繁的事务让无锋却有心无暇,直到今天。

第二次倒入无锋怀中的顾明霞此时只觉得头重脚轻,全身发烫,犹如一个伤风感冒的重病号,头也昏昏沉沉,只是被动的紧紧揪住无锋的衣角,柔软的身躯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身后的男人一边将将脸靠近少女的臻首,一边不慌不忙的嗅着湿漉漉的发梢传来的幽香,发际间隐藏的耳垂成为了无锋首先发起攻击的目标。

当背后男人han住自己耳垂的时候,顾明霞彻底崩溃了,犹如一记重锤击中了心间那张光洁无瑕的镜面,瞬间便化为无数碎片,隐藏在镜面下面汹涌而来的****浪潮眨眼就将她淹没。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无锋捧起对方红得犹如熟透苹果的脸庞,轻轻覆盖上那张温润湿滑的樱唇。

滑腻的巧舌如同两枚游鱼在紧紧连接在一起的渡槽中来回滚动,榴齿轻启,丁香初吐,玉液汩汩,初尝情味的顾明霞那里是久经沙场的无锋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依然是完全丧失了思维,只知道抬起银盘般的粉颊听凭对方吮吸。

迷茫混沌间,上衣腰肋间扣袢已解,一支早就按捺不住的大手早已滑入腰间凉爽滑腻的肌肤里,尽情摩娑着,时而上游,时而下滑,背后的肚兜系带也在不知不觉间滑落,只是这一切已经根本不为完全陷入了情天欲海的少女所察觉。

直到身上传来阵阵凉意,顾明霞才发现自己上半身一时片缕全无,一对傲人挺拔的双丘已经在身畔男人的双手中盈盈在握。强烈的刺激感从胸前从未有人触摸所在阵阵传来,****、酸麻、膨胀,犹如在自己心间轻轻拨弄着那丝****之弦,一浪接一浪的热流从胸前向全身扩散开来,似要将自己全身熔化在这****火山之中。

此时的无锋亦是完全迷醉其中,那对晶莹光润的玉兔捧在手中,沉甸甸,胀鼓鼓,少女浅粉色的*在自己面前起伏不定,纵然是天色已黑,无锋还是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上面细微可鉴的绒毛,粉红的乳珠由于主人情绪的喷发而昂然*,忍不住俯首暗含,浅吮慢啜,那份甘甜爽利的感觉足以让无锋刻骨铭心。

宛若哽咽般的呻吟终于从身上女人喉中升起,顾明霞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体,全身血液就像快要燃烧起来一般,她双手插进身前男人发中,猛的抱起对方头颅按向自己胸间,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排解自己快要崩溃的意志。

似是感觉到了坐在自己身上少女的爆发,无锋一双手早已轻车熟路的解开缠在少女腰际的布带,另一支手下探抬起少女丰臀,绸裤顺着膝间便滑了下来。

无锋的外衣也早已在少女的拉扯下滑落下来,雄壮的胸肌紧贴在少女饱满坚挺的胸脯上,随着绸裤的滑落,早已张弓欲发的身体也紧紧的连接在一起。顾明霞早就知道有这一天,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盼望还是害怕这一刻的到来,但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才洗浴清爽的身体散发出阵阵浓香,那是少女等待着最后一刻的体香,无锋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紧绷绷的身躯扭动着,那湿漉漉的方寸之地绝对不是因为洗浴时未曾擦拭干燥的原因,那是在向情人表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轰然一声,顾明霞终于感觉到了似乎自己整个身躯都在那一刻化为了灰烬,就像充满了沸腾熔岩的火山最后一刻被引发,冲天而起的岩浆一瞬间将自己带上了天堂云霄,她甚至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欢悦的叫声在空气中荡漾,此时此刻,她再也顾不上房外不远处就有自己同僚还在警卫,顾不得自己以后将如何面对他们揶揄的目光,她只想尽情的欢呼,尽情的喊叫,尽情的发泄,让与自己融为一体的男人同时达到幸福的顶点。

当苏婕、陀姬和哈丽琴娜三人踏进大门的那一刻就可以感觉到院内气氛的异样,所有近卫都古里古怪的站在了外院,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让敏感的苏婕似乎一下子感觉到了什么。但陀姬和哈丽琴娜二人却是没有反应过来,看到近卫们都不在位置上,陀姬的目光立即阴冷下来,狠狠的在几名本该当班的近卫身上逡巡。

紧走几步的苏婕来到内院门外便听到了来自房中欢愉的呻吟,顾明霞清脆的嗓音在内院中散发出惑人的魔力,脸上不为人察觉的红了一红,赶紧带上院门,却悄悄吩咐两名近卫绕道到内院后方远处警戒,毕竟人在这个时候最为松懈,一旦出了一丝半点纰漏,那可就酿成了弥天大错了。

看到苏婕带门而出,跟随无锋已久的陀姬也马上醒悟过来,想一想提前回来的女伴,她在祝福明霞得偿所愿的同时一边拉着莫名其妙的哈丽琴娜离开,却发现自己胸间竟然也涌起了一丝莫明的酸楚。

要票票,^_^

高碑店市医院预约挂号
青岛市黄岛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河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无锡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