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终末之龙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不存在的奇迹(上)

2019-10-12 22:59: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不存在的奇迹(上)

罗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船。它当然不是活的,它的力量也并非来自魔法,却比她所知道的任何传说中的怪物都更令人恐惧……比一条巨龙更令人恐惧。

被阿朵拉硬拖进船舱,看见这些奇怪的管道时,她有短暂的一瞬间以为这些海盗们真的把一条龙的躯体掏空造了这条船,而那些管道是它残留的内脏……但她很快反应过来,那些都是人造的。

即使是在躲避阿朵拉和其他海盗时,她也尽量不碰到这些怪异的金属内脏――是的,在她眼里,那些长长短短连接在一起的金属管依旧跟怪物的内脏没什么区别。它们有些冰冷,有些发烫,在她静悄悄地走过时发出呼吸般规律的轰鸣……但它们是死的。

它们并不会在被她碰到时发出尖叫或反咬她一口,某些地方它们看起来精巧,复杂,甚至是迷人的,却让她从灵魂深处都感觉到某种不适,像是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她完全无法理解的世界,不安……又不知所措。

她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不知所措”了。那让她对整艘船都有种本能的厌恶。

但在渐渐意识到是这些管道取代了人力,赋予这艘巨大的黑船难以置信的速度和力量之后,她不能否认,龙骨号是一个会令世人惊叹的奇迹。它所展现的是几乎与魔法同样强大,却比魔法要容易操纵得多的力量。

……或许正是这一点让她尤为不安。

“看见那个了吗?”

同样被震惊的伯特伦正指着一排连接在轴轮上的船桨,两眼闪闪发光,看起来要比她兴奋得多,“他们根本不需要人手来划船!这里一定有个机关什么的,一旦打开,就算是没风的时候这艘船也能快得像在水面上飞!……但他们得需要某种能量来……”

“抱歉。”罗莎礼貌地开口,“我不想打击你的热情,但现在更重要的难道不是‘如何离开’吗?”

她不是没有坐过船,她了解一般三桅船的构造,但这艘船内部又大又复杂简直像个迷宫。跟普通的船完全不一样,而她遇到的对手没有一个好对付的。她不知道是现在的海盗都变得这么厉害了呢,还是龙骨号是个特例。

“如果我们不能废掉这艘船,就算逃出去也会轻易被它追上。”伯特伦敲了敲头顶的铜管。“没风的情况下,就算独角兽号也逃不掉。因为划船的水手会累,这些家伙可不会。我得弄清楚它们到底如何运作――事实上,就像我刚才所说的,这地方一定有什么能给所有这些东西提供能量。就像人类的心脏一样……如果我们能破坏那个,这艘船也就不过是一堆废铁。”

心脏……那是个很容易理解的比喻,而挥开心底陌生的恐惧,罗莎知道,这家伙说得没错。

“你能找到?”她轻声问道,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无知,“这些东西在我看来比法师们的咒语书还要令人头痛――它们看起来几乎一个样儿。”

“啊……魔法。”伯特伦理解地点头,“我们的小法师总是告诉我,魔法混乱又精妙,它的规律对于每一个用不同的方式来理解和运用它的人而言。都是不一样的,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是死的,如果连这些海盗都可以操纵它,它的规律一定要简单得多――我们能找到的。”

罗莎微微笑了起来。

除了传说中的“因为喜欢冒险而抛弃了自己的家族和身份”之外,她对伯特伦?格瑞安并没有多少了解,但现在看来,这家伙至少很擅长跟人打交道。他不着痕迹地安抚了她,让她自然而然地愿意赞同他的计划……而即使看透了这一点,也并不会让她觉得自己被操纵了而感到不悦。

一声怒吼透过几层船舱,沉闷地传下来。船身小幅度地摇晃了几下,再次恢复了平静。

在那条龙装死又“复活”之后,这已经是罗莎第三次听到它的咆哮……并且显然一次比一次虚弱。

“……也许我们最好快一点。”伯特伦说。

他小心翼翼地触摸能够摸得到的一切,像是在感受脉搏……或血流。罗莎安静地站在一边,侧耳倾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从各种意义上而言,人类最缺的似乎永远是时间……但她不得不在敌人接近时出声警告伯特伦

他们算是字面意义上的“狭路相逢”,狭窄的通道只容一人行走,两边也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如果不想被海盗们堵死在这里。只能选择继续逃。

“……走这边!”伯特伦坚定地向右一挥手,似乎胸有成竹。罗莎一声不响地跟了上去,却有点忍不住想笑――事实上,那是他们唯一可以选择的方向。

她可不觉得伯特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弄清“心脏”到底在哪里,但他却能把这狼狈的逃窜表现得像是深思熟虑后最明智的决定……也算是一种天赋。

穿过两道门,走出没多远,更多的脚步声在他们前方响起,中间还夹杂着几声粗鲁的咒骂。

罗莎和伯特伦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加快脚步,继续向前――这边的敌人或许更多,却也更乱,相比而言,身后那群沉默地紧追不舍的家伙显然要难对付得多。

虽然从未联手对敌,他们却默契地迅速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在一扇半开的舱门后摆好了姿势……却也只来得及“摆好姿势”。

船身毫无预兆地猛然一震,剧烈得像是一头撞在了礁石上,又像是被什么凶猛的野兽拦腰撞开。罗莎稳住身体,感觉到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船被撞开了一个洞?那条发狂的大鱼又跑回来了吗?即使那家伙是友非敌,她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那失控的力量破坏性也未免太强,她可不想死得莫名其妙。

没有她灵活的伯特伦跌坐在地上,又立刻弹了起来,望向她时,眼中却充满难以置信的惊喜。

“你听到了吗?”他没头没脑地问。

罗莎微微挑眉,一声号角随着风,在混乱之中清晰地传到了她耳边。

.(未完待续。)

鹤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永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鹤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