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民意下的死刑判决如何抉择

2019-08-14 17:1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1年,民意对于死刑案件的关注与发声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年。而药家鑫、李昌奎和夏峰俊案件的审理与判决,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受到了民意的左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药家鑫 刀下留人 为何难抵 杀无赦 ?

从2010年10月20日案发,到2011年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在各种各样的新闻媒体上,药家鑫案件占据了众多的重要版面。在各个网站的头条,都能看到有关药家鑫案件的新闻和评论。

药家鑫案件本是一件非常普通的、恶性故意杀人刑事案件,但这起杀人案件却成了几个月的舆论热点。本案的一些相关人士成功地运用甚至操纵了网络,让本案成为持续热点,让法院对于案件的审理与判决,时刻处于民意的关注与高压之中。

在这个案件中,社会公众对于死刑的期望与国家严格控制死刑、慎重使用死刑的政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众多网民对于死刑的期待非常之高,甚至把对社会的不满,也寄期望于通过对个别罪犯施行死刑来发泄。

药家鑫,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2010年10月20日深夜,药家鑫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刺了8刀致其死亡,此后驾车逃逸至郭杜十字路口时再次撞伤行人,逃逸时被附近群众抓获。后被公安机关释放。2010年10月2 日,被告人药家鑫在其父母陪同下投案。2011年1月11日,西安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药家鑫提起了公诉。同年4月22日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药家鑫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5498.5元。5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药家鑫案二审维持一审死刑判决。2011年6月7日上午,药家鑫被执行死刑。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认定药家鑫故意杀人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药家鑫开车撞倒被害人张妙后,为逃避责任将张妙杀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药家鑫在作案后第4天由其父母带领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但药家鑫开车将被害人撞倒后,为逃避责任杀人灭口,持尖刀朝被害人胸、腹、背部等处连续捅刺,将被害人当场杀死,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属罪行极其严重,虽系初犯、偶犯,并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中国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在中央电视台的直播中说,药家鑫连捅6刀(有说8刀)杀人是 弹钢琴的重复性动作 ,召来了全国各地网友铺天盖地的口水与辱骂,还有来自学界的部分学者的质疑。但格外冷静的李玫瑾坚持自己的观点: 我接受批评,但我不接受歪曲。网民骂我可以,但这些教授作为有学术素养的学者,应该知道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是不能随便批评的。

无独有偶,2011年5月,在西安有5位教授决定联名呼吁免除药家鑫死刑。王新,独立学者,作家,曾分别受聘于西安交通大学兼职教授和西北大学讲座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药家鑫案的审理并不是在一个很公平的舆论环境中进行的,被社会舆论所影响。 王新说: 舆论喊杀声一片,这不是一个好的社会现象。大众对一个年轻人的审判,不能在一个非理性、非平和的心态下去进行,这牵扯到对一个生命、对一个人的尊重。

毫无疑问的是,这5位联名呼吁免除药家鑫死刑的教授也遭遇了来自全国的 板砖 。大多数网友对教授的意见持反对态度: 此案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必须按律治罪! 更有网友很犀利地指出: 炒作吧?这些教授们一定是想凭借药案露露脸!

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引来了绝大多数与被害人之间没有关系的网友的叫好。连捅8刀把一起普通交通事故演变成故意杀人案,突破了人伦底线的药家鑫引发公愤。在公众看来,如果法院对药家鑫不依法判处死刑,就意味着宽容或纵容违法犯罪。

面对如此舆论压力的人民法院,在作出对于药家鑫案件的判决时,不但要考虑到法律的规定与执行,更要考虑到身上所背负的法律之外的社会责任与公众感情。对药家鑫的惩处,不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和普通的杀人案,而是一起关涉到人性和公共安全、司法公正和法律信仰、公众心理安抚和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事件。

作为2011年标志性案件的当事人,药家鑫已经伏法。但5位呼吁免除其死刑的专家的话言犹在耳: 杀一个人容易,挽救一个人难。以暴易暴容易,宽恕一个人难。杀了药家鑫,孩子心中的仇恨不会消失,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戾气。不杀药家鑫,我们的仁慈之心彰显,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平和和宽厚。

不知道,多少年后,重新回忆药家鑫案件,那时的人们对于这段话的认同是否会多一些?

李昌奎 舆论监督下的 立即执行

如果没有媒体的曝光,如果没有无数网友的热议,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药家鑫案件的 前车之鉴 ,那么,犯有强奸罪、故意杀人罪的李昌奎,也许会留下一条命。然而,在 杀 声一片下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纸改判,终于将李昌奎拉到了鬼门关前。

2009年5月16日,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村民李昌奎将同村的19岁少女王家飞及其 岁的弟弟王家红残忍杀害。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1年 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李昌奎有自首行为,作出了判处李昌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终审判决,在被害人家属间和网络上引起轩然 。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管刑事审判的副院长对新闻媒体解释称:最高法院在收回死刑复核权以后,对于因家庭、邻里之间的矛盾而引发的故意杀人案,在适用死刑时十分慎重。判处死缓并不是放纵,罪犯同样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惩罚。这个案子的受害人和被告人都是同村的农民。我们的极刑主要是针对那些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行为,这就是宽严相济、区别对待、突出打击重点、少杀慎杀综合起来得出的判决结果。况且,李昌奎确实存在自首行为。

严格来说,云南高院的二审裁判,与政法部门近年力推的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 并不相悖。但这种观点并未得到民间的理解与支持。李昌奎案件在网上率先曝光后,所引发的争议、质疑乃至辱骂,令云南高院审理法官始料未及。

我们坚决要求一命还两命! 这是被害人王家飞的父亲王廷礼的态度。随后,家属连同本村200多名村民联名向省高院提起申诉,提请再审程序,重新判处李昌奎死刑立即执行。

李昌奎强奸、杀害两人而不死,药家鑫岂不死得很冤? 岁小孩都知道李昌奎所犯的罪足以处以五马分尸的刑罚,云南省高院却说不足以判处死刑,这不是颠倒黑白吗? 类似的评价,在网络上铺天盖地。

而腾讯微博开设的 李昌奎判死缓引争议 专题中,截至2011年7月21日,参与投票者中有8万多名网友认为李昌奎应判死刑,占到了总数的97.95%。

在网友评论中,有一些人也作出了极不负责任的言论和行为。例如有人说: 我要去杀死法官全家然后去自首,肯定不会判死刑。 还有人则对云南省法院相关法官和领导进行人肉搜索、大肆辱骂。

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2011年8月22日晚上9点20分左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后,认为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对李昌奎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量刑不当。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改判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法院批准执行死刑。

李昌奎案件再次提出了 舆论环境是否能够影响司法独立 的话题。尤其是近些年来,随着网络力量的兴起,司法审判深受舆论干扰的抱怨不但出现在法院系统内部,也引起部分法学专家的担忧。

有观点认为,药家鑫尽管有自首行为,但因为一个极富煽动力的代理律师的努力,从一开始就成为舆论中心。而李昌奎案件一开始缺乏舆论关注,死刑变成死缓。舆论一旦形成压力,死缓又变成死刑。这对于中国的司法而言,是不是另外一种悲哀?

夏俊峰 死刑复核能否提供一线生机?

2009年5月16日, 岁的沈阳小贩夏俊峰和妻子在马路上摆摊被沈阳市城管执法人员查处。在被带到执法处接受处罚时,夏俊峰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用随身携带的切肠刀刺死城管中队长申凯和队员张旭东,并刺伤一人。2009年底,沈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将夏俊峰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辩方正当防卫、自首等诉求均未被采纳。而2011年5月10日,辽宁省高级法院终审维持了一审判决,目前本案有待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最终的死刑复核。

终审判决后,民间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同情夏俊峰,并将之于李昌俊案件相比较:夏俊峰案被认为 不当杀但法院坚持要杀 ,李昌奎案被认为 当杀但法院坚持不杀 。除了网上铺天盖地的支持声、为夏的喊冤声以及对于城管制度的抨击声外,还有网友专门为夏的妻子和孩子捐了款,更有律师为夏俊峰案件专门注册了 夏俊峰死刑复核网 。可以说,社会舆论已经把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对城管阶层的痛恨,带进了案件评价。

尽管辽宁省高院对此专门回应了对于夏俊峰案的质疑,并称不构成正当防卫,却未能阻止舆论对于夏俊峰案件的质疑以及对于夏家的同情。

在京城举办的一次有关 由李昌奎、夏俊峰案件看司法统一 的研讨会上,有人提出, 民意不应左右司法 的提法,应该有历史的局限 如果在一个完全民主、法治的社会环境下,这可以成为每个公民起码的行为操守,但是为什么在权力可以 左右司法 并成为一种常态的情况下,民意却不能 左右司法 呢?在当下,民意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民众唯一可以制约权力的东西!

我们不知道,民意可以把药家鑫围死,民意能否把夏俊峰救活呢?

毫无疑问,发生在2011年的药家鑫案、李昌奎案以及正在死刑复核中的夏俊峰案件,将会成为中国刑事司法制度中的标杆性案件。透过这 起案件,分析我国死刑制度的发展、变化、发展趋势,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一直贯彻落实 少杀慎杀 的刑事政策,不久前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死缓罪犯减刑限制的司法解释,也是以坐实生刑为减少死刑的铺垫。但从药家鑫开始,连续的死刑判决,以及来自民意的判死诉求,给这一司法政策带来了压力。

一种观点认为,民意的表达是衡量社会公正的尺度之一,忽视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与司法为民的理念是不相容的。但民意始终只能是一种参考,不能代替法官独立、负责的审判。尤其是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法官不能当墙头草,简单地迁就、依附于各种非理性、不正当的民意。不能让舆论的压力影响到司法的独立与公正。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法院判决当然要考虑 社会效果 。民意是人民的共同意见和愿望,是 司法判决获得正当性的社会心理基础 。法院工作要实现两个效果的有机统一,就必须坚守司法的人民性的本色特质,贯彻群众路线,重视、了解、体现、善待、吸收民意建立一种既能充分吸纳民意,又能确保法官独立工作的审判体制。

由此看来,如何让群众传统观念与现代司法理念较好地衔接,应当是司法界今后要面对的重要课题。

皮肤美容医院
白癜风竟然是因为这些原因诱发的很多人都不知道
甲减要吃一辈子的优甲乐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