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天赐武神 第43章 大墓启

2020-01-14 12:39: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赐武神 第43章 大墓启

夏府内院,挂满白锻,夏卫十分的憔悴,一个人孤守灵堂,老来丧子,却无法报仇雪恨,当他得知夏洛死于黄鹤楼后,整个人当场晕倒。

夏文武不过也只送来三百元石当作安抚费,实际上谁都知道夏府是不可能去找黄鹤楼的麻烦的。别人或许不知道黄鹤楼的势力,但是夏府不可能不知道,尤其是掌权者。

十来天的时间,夏卫已经满头白发,成天就枯坐在夏洛的房间中,就连那些和他走得近的供奉们也都纷纷反水,不再和他来往,一时间树倒猢狲散。

一时间,靠向夏文曜的队伍络绎不绝。而在刘家来信后,夏李两家也开始运作起来。

妙陀罗的大墓终于要开了,三家人马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一队人马专门负责押送物资,有粮草和净水,还有些解毒的疗伤的等药材。

但是此事却极为低调,大多是化整为零,一个个背着包裹换成平民装扮离开。

夏家内院。

“雅雪,东西备好了吗?”

“少爷,东西备好了,少夫人也来信,说是要你千万小心,不要冒险。”雅雪可怜兮兮的说道。

也不知道刘梓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这雅写甘愿认她做夫人,唯马首是暗。估计这也就是女人的手段了,夏文曜倒是乐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嗯,这些日子你就去刘家陪梓雯吧,夏卫那老不死的现在受了刺激,鬼知道他会做什么,刘家有阵法在,你去那边的话,这老不死的也拿你们没有办法。”夏文曜思索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人呐只要受了刺激,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况且当日他就在场,还看着夏洛被斩杀,难免这夏卫把仇恨转移到他身上来。

“少爷,那你会不会有危险?”雅雪有些害怕的说道。

夏文曜摇了摇头,道:“少爷我就不用担心了,那老东西给他胆子都不敢向我出手。你们要是勤加修炼,有个三转的修为,这宝庆县倒也可以横着走了。”

雅雪皱皱鼻子,白了夏文曜一眼,显然是在说你这样的天赋都还没有三转,还要我们修炼到三转,你不觉得羞耻吗之类的话。

拿好了东西后,夏文曜再三嘱咐过后,这才穿上平民服饰离开。一路上倒也没有被人发觉,一直安全出了城,奔向那平湖岛。

“夏世兄,你可真让我好等呀!”

一袭青衣的青年正站在前方不远处,朝着夏文曜喊道。

夏文曜同样报以微笑,道;“文兄,我要的秘技可带来了?”

文子豪哈哈大笑,接着送怀里掏出一张金属片来,朝夏文曜这里一甩,道;“世兄检查一看吧,小弟可是等你很久了。”

夏文曜张眼一看,这金属片上有细小文字刻印在上,从这些字迎来看,绝不是近期刻画而成的,而在金属片的背面,还有着一个奇特的标记。

“奇怪,怎么这么眼熟?”夏文曜紧皱眉头,喃喃自语道。

这个标记十分的特殊,只要看了一眼,就不绝不会忘记,一只五边形瞳孔的眼睛,但是夏文曜却始终记不起来

他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个图标了。

不过这金属片倒是没有半点错误,夏文曜收起来也就安心了。

“文兄,你就没带些助手来吗?要知道大慕之中可是危险重重,”夏文曜笑道。

“他们有什么资格分一杯羹,我自然是要独享!”

文子豪不屑道:“我之所以花费这样的带价来跟你交易,为的就是那件东西,怎么可能会告诉别人呢?”

夏文曜眼中光芒闪烁,不着痕迹地打探了四周一香,便朝着文子豪走了过去,漫不经心的说道:“你的老爷爷怎么也不来帮你呀?”

文子豪心中一擦,连忙拉开与夏文曜的距离,道:“世兄你这是不讲诚储可不好呀!”

夏文曜摊开双手,无奈道:“你看我像这种人吗?我可是十分守信用的,否则今日未这里的可就不止我一个人了。”

文子豪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四周,而后放松下来,笑道:“世兄高义,是小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却在这时,夏文曜身上需光一闪,整个人凭空出现在文子豪身旁,一掌猛地朝文子紧脑袋拍去,疗突道:“文兄,你又猜错了,我从未不跟NPC讲信用的!”

夏文曜这攻击又快又狠,对自身真气的把控达到了完美级,携带雷霆真气的一掌,若是打实了,这文子豪即刻就要身陨。

“夏世兄,我可是一直防着你呢!”

文子豪整个人便四分五裂的炸开,而在另一侧,露出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人形来,他身上的火焰看似虚无,

实际上这却是专门焚烧神通之力的变异武神。

“夏世兄,你虽然有着雷霆真气,但是面对我这样专克武神神通的武神,你也奈何我不得。”

“幸亏没用杀手铜,不然这厮岂不是知晓了我的底牌?”

夏文曜心里暗道,在他的记忆中,也有这些变异武神的信息,前期的确是凶猛异常,但是越到后期,这类变异武神就越来越不行了,后期武神的各方面能力大幅度增长,根本不惧消耗。

也不知道这文子豪刚才的替身手段是什么,如果是阵符之类的话,那就有些可怕了,要知道即便是刘家也制作不出这样的替身阵符,往往都是些大势力才会拥有。

文子豪背后一定有人,而且来头还不小,至少都是有着七转武王修为的超级强者坐镇的势力,否则根本拿不出这样的阵符来。

“文兄多虑了,刚才只是和你开一个玩笑罢了,咱们现在还是赶往大慕好一些,”

夏文曜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心中却是暗自警惕,他不知道这文子豪究竟还有没有其他的手段,若是继续这般纠续下去,不但杀不了对方,有可能还会被算计死。

文子票听到这话,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刚才夏文曜迅猛的攻击着实吓了他一跳,连忙捏碎替身阵符这才逃脱一劫。

“那么夏世兄可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小弟这小身板可禁不起折腾。”

文子豪虽然是这般说道,却没有半点要过来的意思,显然还在怀疑夏文曜的用心。

看到这里,夏文曜有种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感觉来。

“文兄放心,我就算想系你,你也有替身阵常保命,这样一来不过是徒增咱俩的间隙,倒不如咱俩联盟,对付其他的人,岂不是更好?”

夏文暖郑重的说道。

武者之间可没有永恒的仇根,只要有合适的利益,哪怕是杀父夺要之仇都可以暂时放下。

高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栖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宝鸡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邢台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