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绝世邪君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遇白玉汤_1

2020-01-14 10:4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遇白玉汤

焚天宗。

三个字。在山林间如炮鸣般炸开。

“焚。焚天宗。炽焰帝国。北方区域最大的宗门。”

“真的假的。他们怎么会出现在古城这种三流的城池。”

鸦雀无声后。随之而來的是震耳欲聋的议论。

惊讶的。不单单是诸多弟子。就连凌霄和诸多长老的脸上也攀爬起愕然。凌霄眉头拧紧。眼神中前所未有的郑重。暗道:“焚天宗。他们怎么会参合进來。”

离火宗。纵然是古城的两大宗门。就算在古城里横着走也不为过。可和焚天宗比起來却是大巫见小巫。微弱如蝼蚁般的存在。可能连人家外门中。一个最小的部门都不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两者之间的差距有质的区别。不可逾越的鸿沟。

就算有人说。焚天宗在挥手间。就能覆灭整个古城。恐怕都是毫不夸张。

当然。此时最震惊的人。自然要数秦石。

在秦石脑海里。焚天宗这三个字。就如古墓晨钟般落下。

拳心吃力攥起。秦石顺着声音传來的方向望去。眉宇间透露出凛冽的凝重与愤怒:“离火宗。终于要來了吗。看來。半年时间。该要面对的终归是要面对啊。”

半年前。刚被邪魔入体。他就料到会有这一天。面对焚天宗是迟早的事。

只是出乎预料的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一天來得未免太早了些。

现在的他。实力虽说有所长进。可在焚天宗的面前却仍然只是不屑一顾的小。

“呵呵。秦大废物。半年时间。别來无恙啊。”这时。在山林里。走出名温雅青年。青年英俊潇洒。穿一身白色劲装。眉清目秀中透露出丝丝苍白。

看见身影。秦石身子一颤。

这人秦石并不陌生。不正是当初利用于琳儿。欺骗秦石盗取崩玉。并且废了秦石灵脉的白玉汤吗。

再次看见白玉汤。滔天怒火在秦石的思绪中炸开。拳心攥紧到指甲陷入手掌。牵起一丝痛楚。几个字几乎是在牙缝里挤出來。斥道:“白玉汤。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竟然是你。”

“哎呦。看來秦大少。很不希望看见我啊。”面对秦石。白玉汤倒是坦然自若。笑声中带着丝丝不屑和蔑视。

对白玉汤。秦石有着足以点燃苍穹的憎恨。

只是。让秦石感到吃惊的是。白玉汤竟然沒死。想到这。他呲着牙。惊异道:“你不是被邪魔煞气所伤。怎么会还活着。”

“煞气。这我倒是要好好感谢下你。”闻声。白玉汤得意的笑声。旋即他的全身涌动起令人诚惶诚恐的灵力。灵力在云霄翻滚。一点一点竟然将凌霄和林云两大掌门压制下去。撼动山林。

破灵境中期巅峰。

唰。秦石惊变:“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惊讶吗。这都是要多亏了邪魔的那些煞气。”白玉汤挥动袖袍。手腕间竟然缠绕起丝丝迷雾。

这迷雾和秦石手腕上的邪魔图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足矣扰人心神。

“邪魔煞气。”

感受到迷雾。秦石心里一惊。

“当初。我被邪魔所伤。本來以为必死无疑。多亏了有镇邪崩玉的压制。不仅救了我的性命。更是让我掌握了这邪魔的煞气。”说到这。白玉汤露出得意的神色:“呵。能吞噬荒兽。将灵力化为己用。这邪魔果然是神奇之物。”

闻声。第一时间更新秦石恍然大悟。

看着秦石愕然的表情。白玉汤贪婪的舔下干裂的嘴角。一笑:“嘿嘿。我现就好奇。如果能够得到全部的邪魔。究竟会是怎么样的状态。”

“邪魔。你休想。”

保持警惕。秦石骂声。

这时。看着两人对峙。两大宗门的人都傻眼原地。

他们怎么也沒想到。这秦石竟然和焚天宗的人有恩怨。

“这。这是怎么回事。秦石师兄和焚天宗的人认识。”

“你傻吧。这明显是有仇恨吗。你沒看见两个人都快打起來了吗。难怪秦石师兄这么厉害。连焚天宗都敢得罪。第一时间更新真牛逼。”

“别得意。你们难道看不出來。这人早就有准备。破灵境中期的实力。恐怕交起手來连凌霄掌门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秦石师兄了。”

一阵一阵的议论声。苏铭、秦殇、尹沫、郝帅几人。则是替秦石担忧起來。苏铭等人虽说是秦石的竹马之交。但却从未听秦石提及过。他和焚天宗的恩怨。

唯独。许巧儿知道。她全身不安心的打着哆嗦。

一年半以前。焚天宗逼迫秦家时的景象。在她的脑海中历历在目。那可怕到让人不敢直视。沒有抵抗**的实力。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令她陷入沉迷状态:“石头哥……”

在焚书里。书中玉也是凝重。小心翼翼的问句:“石头。这就是你的仇人。”

“嗯。世仇。不杀他。此生枉活。”秦石赤红个眼。沒有避讳。直言回应。

于琳儿对他的欺骗。灵脉断裂饱受白眼和**的日子。最重要的是害他父亲灵脉全断。和母亲在碎石街落魄一年。这些都是拜白玉汤所赐。

一股肃杀之意。

得到秦石的肯定。书中玉眼神更加担忧。她太了解秦石的脾气。生怕秦石做出什么傻事。道:“石头。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你先别冲动。别被他的激将法刺激。现在的你尚且不是他的对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玉姐。我自有分寸。”

闻声。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秦石咬破下唇。血腥味晕开中。钻心的痛楚支撑着他最后的理智。

他知道。书中玉说的沒错。凭他现在就算是动用剩余的那张魔符。也不是白玉汤的对手。

两人间。有一条鸿沟。

这条鸿沟。或许将來的某天。他会昂首阔步的迈过去。但是至少现在的他逾越不了。

一年半的时间。他早就不是曾经那个毛手毛脚冲动的少年。

成功者。必须懂得隐忍。

“我说林云掌门。你们云鼎宗的办事效率。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是不是忘记和我们焚天宗的约定了。”这时。白玉汤不在和秦石争口舌之利。转过头面朝林云。眼神寒光涌动。

被呵斥声。林云唰的低下头。一宗之主的气焰荡然无存。像一条狗似的恭敬抱拳。道:“回。回白大人。林某不敢忘记。”

看见林云像够似的样子。离火宗弟子狠狠鄙视下。

碰。

不料。白玉汤不等话音落下。白衣如雪的袖袍翻转。黑色煞气缭绕飞腾。在空中化为万千利刃。一击击中林云。

林云被击中。猛的翻飞出去。滚出几十米才停下身。

“不敢忘记。好一句不敢忘。那你來告诉我。整整半年时间。为何秦家尚在。为何秦石不死。为何邪魔了无音讯。”将林云击飞。连续三声为何。轰鸣间在山林里震开。

浩荡鸿音。席卷落叶。

看见自宗掌门被攻击。云鼎宗的诸多长老同时凝重。各个怒气腾升的掏出兵刃。就欲出手。

可这时。林云却连滚带爬的在地上站起身。赶忙将长老们拦下來。道:“住手。”拦下长老。他沒有半点愤怒。胆怯的面朝白玉汤。道:“回白大人。并非我想如此。只是这离火宗从中作梗。这才导致半年时间沒有音讯。”

闻声。凌霄蹙眉。

这个大帽子。离火宗可受不起。

秦石更是眯起眼。目光凶煞的瞪向林云。暗道:“原來如此。我早就该想到。这群云鼎狗和焚天宗联手。看來在秘境里的事真是轻了。早知如此就应该将那群畜生碎尸万段。”

“哦。离火宗。”

白玉汤斟酌下。瞥一眼凌霄的位置。旋即露出很随意的笑容:“那就是说。只要秦大废物不在是离火宗弟子。你就能够将秦家屠杀。将秦石致死。将邪魔夺來。”

林云一愣。眼中大喜的点头:“正是。”

“那倒好办。”白玉汤很认真的点点头。瞥一眼凌霄的位置。露出很随意的笑容:“凌霄掌门。话你也都听见了。接下來该怎么做。想必你自己应该清楚了吧。”

轰。

这一下。离火宗的弟子们不安起來。

诸多长老、弟子、目光同时落在凌霄的身上。

凌霄更是怔愣一下。略微有些难堪:“阁下。你这可是强人所难啊。”

“呵呵。不难。我相信。马上你就会知道该怎么做。”白玉汤收敛笑容。旋即在怀中蹭咕下。掏出一枚刻着烈火的金色令牌。高高举起:“凌霄掌门。你可认得这块令牌。”

“焚天诛杀令。”

唰。凌霄身子一颤。

晨光落在令牌上。令牌上的金芒透出神圣之感。

这焚天诛杀令。威名丝毫不亚于焚天宗的存在。在炽焰帝国的北方区域里。有哪个宗门不认识呢。传闻说。只要收到焚天诛杀令的宗门势力。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四个时辰。便会被彻底除名。

“呵呵。看來凌霄掌门。并非是乡巴佬啊。既然认识焚天诛杀令。那自然就好办多了。”白玉汤的话中。满是嘲讽之意。旋即冷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将秦石逐出离火宗。二吗。就是接受这枚焚天诛杀令。”

轰隆。

这一下。所有人全部傻眼。秦石也是身子抽搐一下。

凌霄脸色铁青的难堪。秦石是离火宗的恩人。如果放弃秦石背信弃义。可若是不放弃秦石的话。离火宗将迎來焚天宗的灭门。

那时。千年基业。恐怕在二十四个时辰后。就会直接沦为百里废墟。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预约电话
天台县中医院
常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日照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浙江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