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异世之儒道圣院 第八十七章 被无视者

2020-01-14 09:4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之儒道圣院 第八十七章 被无视者

神气的青妖抓着纸张,翅膀张开有四十来厘米长,真不知道这种生物是怎么造出来的,完全身体比例不协调,偏偏视觉上不觉得丑陋,反而觉得很可爱美丽。

盘旋一圈,青妖得意洋洋的要回到主人身边,忽然老夫子笑道:“这里居然有雪羽青妖,想来是从族群中迷失,不知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一边笑,老夫子一边伸手虚抓,将那只鸟抓回来。

虽然青妖很强,抗拒这种大力最出色,但眼前这只还没成年,又瘦弱,怎敌老者虚抓,被大力拉下,它“咕咕”叫,仿佛在说:“主人,你快来救我。”

问题是它的主人现在自身难保,哪有力气去救它?

夏弦焦急的站起来,踉跄往前,歪歪倒倒,一看就是醉汉。路过的杂役看到他,摇摇头:“这位秀士怎么喝的这么醉?唉!这些读书人啊!”

杂役边说边扶着夏弦,再次将他扶进一间屋子放在床上,又扯了被褥盖上,看夏弦挣扎着要起身,他道:“放心,文会不收住宿费,你睡一觉就没事了。”

“我我不想……”

‘睡觉’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舌头肿了。莫非是因为有破口,又喝酒,才导致舌头肿了?看着杂役离开,他欲哭无泪。暗暗催动浩气治疗舌头。

三五分钟后,终于消肿,但是还再痛,难以说话。

这三五分钟真是风起云涌的时间,好作品接连不断出现,但最为重要的是,有绝美诗词现世。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老夫子诵出全文,大叫一声:“好。”

简直是三伏天喝了一大碗凉茶,舒爽的无法用语言表示,他激动不已,想将首书收起,又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下做那丢脸事情。

最重要的是,这本首书字真的很丑,无比丑。就连方才诵读,他也是连猜带蒙,几乎可以可考古的难度相媲美。

“全诗点睛之笔在‘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一句,将一个人独处花丛间的孤寂表现的通透。唯一可惜,便是这字真的有些……。”

会场沸腾了,什么人能写出这样才华的诗文?他是谁?来自何方?最后一句“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不止说的是酒后醉倒,与月和影子两位好友相别,何尝不是说,这里满场读书人,又有谁能和他结交,相见何曾不是不见?

若有知心人,何处不是酒席,哪里不是乐趣?若无知己,那就是“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了。

诗从花间入手,虽然没有说是什么花,但这院子里,哪里没有花?可不是咏花?看花?

老夫子以儒术测量,惊讶发现这是州才文,于是乎会场更加热闹,人们纷纷叫道:“是谁写的……。”

是谁写的?我怎么知道?老夫子气息粗重,叫道:“诸位不要问了,我也不知是何人所书,而且经我鉴定,这是首书无疑,连墨渍都还没有干透。”

没看到老夫子擒拿青妖那幕的秀才叫道:“此文既然墨渍未干,必然是在场人所写,不知是哪位大才,可否出来相见?”

还真有人答应:“小生白学,这首诗正是在下所写,失敬失敬。”

一个头发也白了的老头出现,四面拱手作揖,脸上充满洋洋自得,他行礼一圈:“唉!小生今年六十有余,苦思多年,终于做出一首州才文章,今日到此,本不想现身。只是抵不过诸位同窗热情,不得已,不能不出。”

摸不准白学的来历,韩毅也不敢随便出口,这位老头一把年纪还是秀才,怎么能做出如此诗词?会不会是冒领?

但又想,未必是冒领,曾经就有人埋头苦学,连秀才都不是,最后居然写出一本名著,将书中人物全写活了,闹的南国大乱。那作者不知名,被呼无名氏,书叫《尔雅》。

此人写出名著后无法掌控书中人,受到反噬,最后荡气回肠而死。有传言说《尔雅》是周公所作,只是谬论而已,周公是什么时代的人,而尔雅成书,大约是在秦后。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时代。

如今南国的主流猜测,应该是孔子子弟夏之俦所作,但也不能服众。唯一的共识是,作者真的没有成为秀才,也许童生都不是。因为若是秀才,好歹可感受到自己能否掌控书仙,会适时收手,也就不会霍乱天下。

前车之鉴,韩毅很谨慎,即便是冒领,也不能无凭无据揭破。

外围有人认识白学,大声道:“白秀才,我看你真是白学了,白白读书,这夜好意思冒领吗?你想青史留名想疯了吧?”

刹那间,很多人围着说话者询问,那人慢慢介绍:“白学是咱们南都人,二十岁中童生,又三十年上秀才,至于夫子,大约是到不了的。此人往日经常念叨要青史留名,如今必定是冒领。”

三十年考上秀才,如今潜力必然尽了,还能做出州才文吗?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信。

中央,老夫子已经和韩毅窃窃私语。

而此时白学脸色涨红,他又年老,又挂不住脸皮,仰天一蹬脚昏死过去,引出好一阵混乱。

跳梁小丑而已,谁也不在意他的死活,来了几个杂役小心将其拖下去,以后此人是很难再混进文会了。

夏弦爬到窗边,看着又是好笑又是气愤,转而想到,自己也是抄袭,哪有资格笑话别人?于是没了气愤的心思,安安静静在窗口看起文会来。

两位夫子商议一阵,韩毅道:“此文事关重大,还希望作者自己站出来,官府若是收藏你的首书,有相应奖励。”

这就是为何南都人喜欢办文会了,说不好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州才文,或者国士无双,那就赚大发。至于区区举办的花费,说笑吧?办文会需要花费钱财?

自有商家提供场地,食物,只需要选择哪里地方更好,风景更美,食物更香即可。

就像今夜的文会,全程由醉风楼提供服务,穿梭在人群中的侍女,哪一个不是楼里的姑娘。她们偶尔丢来一个秋波,将秀才们心都融化开,只是大庭广众下,大家遵守礼仪,没人动手动脚而已。

韩毅代表官方发声,依旧没有人出来承认。其实夏弦已经很努力的爬窗,他又一次爬出来,歪歪斜斜顺前方走,又一次撞上上回遇上的那个杂役。

杂役看见他很惊奇:“原来秀才喝醉了也会发酒疯,行了行了,别闹了,外面是文会,你喝醉了,要是闹起来怎么办?快随我回去,我让厨房给你做醒酒汤。”

一边说话,他一边扶着夏弦,再一次的,又一回的,将夏弦带回那间屋子。杂役将夏弦送上床还不放心,又将窗子放下关好。夏弦不断挣扎,他表示很无奈:“这位秀士大人,您要是乱跑弄出个好歹,不是砸了咱们醉风楼招牌吗?您还是好好睡一觉,不然我叫个姑娘来陪你算了。”

现在姑娘们都在忙碌,没时间招呼一个醉鬼,杂役叫了几人都说没时间,只好先去吩咐做醒酒汤。

文会马上进入第二阶段,自由活动,这时候喝的酒是最多的,醉的人也是最多的,做醒酒汤恰合适。

夏弦看到杂役离开,几乎泪水盈眶,他又一次的去推窗,幸而那人并没有将窗锁上。耳边听到屋外韩毅大声问:“若是作者不现身,小生只好将这此文章送到吏部了。”

见到没有回答,老夫子道:“先送吏部吧!这一期的文会,咱们应该是占上风了。”

韩毅叫过人,那是送书的信使,骑着高头大马,一分钟就能跑回皇宫,去到吏部。信使接了首书,用丝绸包裹,对众人拱手道别,骑马奔驰而去。

老夫子喜滋滋的,对手里的青妖越看越喜爱,真是一只幸运鸟。心底也动了收养此鸟的心思,虽然自认没有那才华驯服,但是请个御者想想办法,留在身边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青妖也许看出他意思,拼命的啄他手,老夫子皮躁肉厚不在意,哈哈笑道:“小东西,以后你就跟着我,保证你天天吃好的。”

青妖通人性,哪里愿意,死命挣扎起来,羽毛都扑腾的飞起来。老夫子更乐。

人就是这样,越老越顽童,他一放一收,和青妖逗弄起来。

身边的韩毅咳嗽两声:“夫子,你看这花会诗……。”

“还有什么好商议的,自然就是这首,这首……呀!”老夫子叫道:“这诗叫什么名字?”

没人知道。

韩毅也刚想起这个问题,焦急道:“都已经送吏部了,难以追回。”

老夫子皱着眉:“暂时就叫《花间独酌》吧!”

随意起了名字,他兴奋起来:“来人,将这首《花间独酌》送到西会,也好叫那些人开开眼界。”

我认错,中间由于我的失误,标题打错,而且少传一章。今天三更补偿。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咨询电话
成都银康医院正规吗
北海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洛阳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桂林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